×
淘心話

愛情裡我們都有,不安全感

文/陳雪

 

年輕時不認識自己的不安全感,只以為那表示我愛得深,那是愛情必然帶來的痛苦,因為是痛苦,就想躲避,當時交往的對象風流多情,我以為我只要可以比他更「多情」,就能夠全身而退,好強的我不想問對方「愛不愛我」,我不願說出「我覺得很不安」,我深知我需要他多過他需要我,我在乎他多過他在乎我,我在他身上尋找所有自己缺乏的特質:自信、力量、豐富的閱歷,我不自覺將他當作生活全部重心,我在乎他的一舉一動,他像太陽閃亮,特別映照出我的渺小,在兩人的關係裡我患得患失,我還不懂得愛情裡最需要的是自己的獨立,我苦苦思索,只想找到讓自己好過的方法,後來有旁人追求我,我赫然發現處在競爭關係裡,他變得比較在乎我,我以為如果我也能讓他不安,他就會一直注意我。

 

此後,種下了我無法在感情裡專心的禍根,看起來也風流多情的我,看似膽大妄為,其實骨子裡是個懦夫,我不敢專心投入在一段感情裡,一旦發現自己過於專注,我就會想辦法讓自己「分心」,我害怕失去,害怕處於弱勢,害怕對方展露出對我失望的樣子,太多害怕使我分辨不了自己真正所愛,所有逃避的方式,都讓我的感情越來混亂,我以為可以用分心來轉移不安,卻又種下更多不安,演變成內心深處一個嚴重的缺失,我不敢認真去愛,以至於變得無能去愛。乍看之下,我總是處在愛情的強勢狀態,我是那個一定會先離開的人,而這些狀態沒有讓我真的變強,只是讓我在該專心時沒有專心,該離開沒有離開,該堅持時沒有堅持,十多年的時光,陷入一場又一場精疲力竭的愛欲糾纏。很多人愛我,卻無法讓我對自己更有信心,無法相信愛情,沒有能力維持一段安穩的關係,不快樂也不自由。

 

談過很多戀愛,卻在四十歲之後才真正開始學習愛,那是將自己連根拔起的過程,所有恐懼、不安、積習,所有我擅長的「求生手段」全都必須放棄,面對赤裸而脆弱的自己,奇怪啊一個人經過那麼多看似強烈的愛情,卻無法令自己多愛自己一些,長久以來我飲鴆止渴,將毒藥當作解藥,需要強力戒斷。

 

我一點一點學起,才知道倘若不填補自己的破損,不治癒自己的創傷,不設法寬慰自己經歷的傷痛,不找到可以讓自己堅強的方法,只想靠著愛情得救,想靠著逃避解脫,這些愛、善意、美好,反過來都變成令自己恐懼的來源,因為擁有就害怕失去,經歷過愛的美好,反而更畏懼失去後的孤寂,體驗過他人眼中的溫柔,更擔心失去這份關注。「不安全感」,簡單四個字,反映的是自己內心所有問題。

 

我夠好嗎?夠美嗎?我值得愛嗎?我可以擁有幸福嗎?這份愛是真的屬於我的嗎?這麼美好的人會一直屬於我嗎?

 

他人的美好、關注、熱愛,到底可以為我帶來什麼改變,擁有了這些,我就會快樂嗎?如果因為這樣而快樂,那失去之後該怎麼辦?

 

「不安全感」像是從他人身上映照出的月光,照出的是我身上尚未長齊長好的自信,我還不知如何衡量自己的價值,也還沒有真確地理解愛情的真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