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1989一念間(2)

1989一念間(1)

 

 三立電視/監製, 黃欣婕/著

 

 

大樓內清潔人員聚在一旁,陳雅娟正在打包垃圾,清潔主任見狀走了過去想要幫忙,陳雅娟微微後後一步閃開。

 

「我自己來就好,主任。」陳雅娟眼神堅定的看著主任,開始打包垃圾。

「雅娟啊!妳來我們公司也兩年多了……今天下班大家想去聚餐放鬆一下,妳也來和大家認識認識?」

「我家裡不方便。」主任懊惱得看著陳雅娟想再說些什麼,但陳雅娟專心工作不給他空隙。

「那就……那就不勉強……」面對冷淡的陳雅娟,敗下陣的主任一臉失望。

 

陳雅娟聽到話題結束,點頭,直接轉身背對主任,突然陳雅娟手機響起。

陳雅娟脫下手套接聽手機,瞬間神色一凜。

 

***

 

陳澈走進YEB豪華西服店,陳澈脫下西裝外套,學徒接過,立刻拿出針線開始縫補陳澈破損的西裝暗袋。

 

等待的期間西服店的門被人堆次推開,但都不是來購置西裝,而是來攔阻挖角陳澈。在說退一個打扮性感的女生後,學徒拿了縫補好的西裝外套過來。

 

陳澈將手中的一疊名片隨意擱置在茶几上,學徒提著西裝外套讓陳澈穿上,陳澈試一下,稍微拉開衣領鬆了鬆肩膀。

 

「我身上現金不多,刷卡可以嗎?」陳澈打開皮夾,尷尬得發現只有三張百元鈔。

「不用了,這間店從八零年代的小店開到現在變成這個規模,老闆說這裡的西裝終身保固,只要你還想穿,我們隨時要幫你修。」

 

陳澈微笑著對學徒點點頭,走到門口時手機響起,他看了一眼是媽媽的來電,連忙推開門接起電話。

 

年邁的葉慶雄脖子上掛著量尺,從店裡工作間走出來。

 

***

 

陳雅娟等在走廊外,陳澈快步走來。兩人還來不及說上話,護理師便在病房門口出聲叫了他們,陳澈表情冷冷的跟著陳雅娟走進病房。

 

護理師和兩人交代一下便拿起收拾好測量的器材離開病房,臨走前還回頭看了一眼陳雅娟和陳澈,露出疑惑表情看著兩人冰冷的表情。

 

陳雅娟坐在病床旁,陳澈站在床尾,兩人看著兩眼無神、有些神智不清的陳國章。突然,陳國章像聽到了什麼細微的聲音,看著前方掙扎著起身。

 

「聖誕節到了……你們聽!聖誕節的聲音……」陳雅娟一聽到聖誕節,表情立刻大變,站起身,但是陳國章立刻從棉被裡伸手拉住雅娟手腕,身手矯捷的不想失智老人。

 

「不對,聖誕節已經過了,叫李進勤過來,李進勤會負責的……不對,雅娟不要李進勤,雅娟要一個人……我們雅娟要一個人把小孩生下來……」陳國章激動的大喊,陳澈注意到陳雅娟平常冷靜的表情起了波動,陳雅娟快速的看了陳澈一眼,見陳澈果然一直看著自己,便轉回去安撫陳國章。

 

「爸,不要說話,休息了……」

「爸爸對不起妳,我們不應該反對進勤追妳……妳媽……妳媽……」

「我知道,她從來沒有原諒我。」

「她後悔了……妳一個人跟阿澈……她後悔了……」陳國章沒聽見似的喃喃說著,陳雅娟意外的看著陳國章,陳國章卻好像累了,鬆開了握著陳雅娟的手。

「……後悔了……阿澈……」

 

***

 

醫院走廊中陳雅娟以一種僵硬的步伐移動著,提著背包的陳澈走在陳雅娟身後一直看著雅娟。

 

「媽。」陳雅娟停下步伐,回頭看著陳澈。

「我國中問過妳一次,十八歲問過妳一次,大學畢業問過妳一次,現在我再問妳一次,我爸爸在哪裡?」

「他……」

「不要跟我說他死了,死人會有墓地,會被記錄會被懷念。」

「他死了。」陳雅娟像是沒聽到陳澈說的話,冷冷的回答。

「李進勤是誰?外公說的負責,是不是指負責妳跟我的人生?」

「外公失智了,他說的話沒什麼邏輯,你爸爸死了。」

「沒有邏輯的話不代表是假話,叫李進勤的人一定存在,外公才叫得出他的名字!告訴我他是誰,不然,就告訴我我爸爸是誰!」

 

陳雅娟疏離冷淡的眼神第一次顯得有點哀切和懇求,陳澈愣了一下,正要說什麼,誰知下一秒,陳雅娟立刻回復。

 

「他死了。」陳雅娟冷淡而堅定的回答。

「他死了!他死了!他死了!妳不能永遠逃避這個問題,我今天問妳、明天會繼續問妳、後天還會再問妳!這次我沒有得到答案,絕對不會罷休!所有人都有爸爸,我一定也有!以前我不問是因為只要我一問,妳就幾天不跟我說話。他讓妳受傷,我理解,但是妳知不知道妳也在讓我受傷?因為妳,我到大學才知道我還有外公,因為妳的頑固,我沒見過自己的爸爸!如果妳還在乎我這個兒子的感受,就告訴我他是誰!我從哪裡來!」陳澈被這個反覆得到的答案給激怒咆哮,不顧兩人是在公共的場合,走廊上還有一群看熱鬧的病人。

 

「我就是不想提那個人!你要是想繼續問這個問題,就不要當我是你媽,從此不要見我!」陳雅娟指著走廊盡頭,她也被陳澈牽引著失控的大吼。陳澈錯愕的看著陳雅娟,接著也出現跟陳雅娟一樣倔強的表情。

 

「不見就不見,妳以為我介意?」

 

陳雅娟瞪大雙眼看著陳澈。

 

「我已經沒有爸爸了,難道還怕沒有媽媽?」陳澈看了陳雅娟一眼,背起背包轉身離開。

 

陳澈沒有發現,在他轉身的一瞬間陳雅娟收回手,摀住臉像是想制止自己說話的樣子,表情也從原本的憤怒變得糾結。陳澈更沒有發現,在醫院走廊上正和他擦肩而過的那個人長的和泳池更衣室的清潔員工有多相似。

 

『他走了。』陳雅娟在心中小聲說著。

那個人走到陳雅娟身邊,陳雅娟雙眼含淚,看著陳澈模糊的身影消失在她的視線中,才失聲啜泣。

 

『他去了。』

 

《明天待續》

 

本文出自《1989一念間》台灣角川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