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就因為深深愛過,所以不做你的朋友

文/P’s


要怎麼若無其事地去看待,曾如此深愛的人,卻換了個稱謂,甚至,還得看著他,與另外一個人相愛?


那段感情,都過去多久了?

 

愛也愛過了,痛也痛過了,連該恨的也都打包了,屬於你們的完結篇,應該早已完結。只是,某天跳出他的好友邀請,這簡單的是非題不外乎接受或者拒絕,你卻做不出任何決定。

 

你到底是記憶力太好,還是創傷過大?好像無論替換過幾個季節,每當他的名字閃過你的回憶,心酸還是免不了的情緒。你總懷疑,他到底有多大的本事,能在歷經分手後的風風雨雨、事過境遷後的冷冷清清,仍在你的時間軸裡不著痕跡地待著。

 

你看過許多對情侶,在不歡而散以後用另外一種身分延續,成為可以遠遠關心的老朋友、可以一同飲酒作樂、甚至是可以共事的伙伴,或者成為相知相惜的知己。你總是好奇,難道分手的後座力,沒有波及到他們嗎?要怎麼若無其事地去看待,曾如此深愛的人,卻換了個稱謂,甚至,還得看著他,與另外一個人相愛?你做不來,真的做不到。

 

因為和他在一起的日子裡,你只竭盡所能地去做一件事,那就是好好愛他、呵護好你們的感情。他是你的心跳,除了愛,與他相關的事物沒有任何雜質。所以當他放棄你,等同於粗魯地打翻了所有你小心維護的感情。你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只因他的一個決定,什麼都不算數了。

 

他使你心碎,扼殺關於「你們」的一切,他是個罪大惡極的兇手。

 

你花了很多時間向他乞求,然後花了更多時間怨懟。他就像飛鳥,離巢後還有一片自由的藍天,而你只能在廢墟裡從相同的噩夢醒來。你在多少數不清的漫漫長夜哭泣,才連滾帶爬地來到了現在。因他而起的種種傷害,最後卻又與他無關,你只能安慰自己,這是愛錯的代價。


 

 

現在,他卻這樣不講理地再次闖入你的人生,像一場下得又快又急的午後陣雨,濕透了你的衣衫,雞皮疙瘩爬滿你的皮膚。你不知道他為何想起你,怎麼還想要打聽你的消息?回想過去,在你最想念他的時候,猶如往深井丟擲硬幣、得不到半點音訊。他久違後的出現,你沒有受寵若驚,只有滿腹懷疑。

 

在相愛以前,你也當過他的朋友,對你,這並不是什麼陌生的角色。但那時候你們有如兩張白紙,沒有刻劃愛的印記,沒有記載任何傷痛。不若現在,只剩下揉皺的曾經,以及未乾的淚漬。

悅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