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始終沒跨過去的那條線

今天電視上櫻桃小丸子的卡通,讓她想起他。小丸子感冒了,請假在家沒去上課,但是小丸子知道溜溜球世界冠軍今天會到他們鎮上表演,就偷溜出去看表演。小玉和其他同學下課特地到小丸子家探望的時候,小丸子的媽媽才發現她不見了!小丸子從外面回家的時候,尷尬地遇上同學。小玉問她,你該不會是去看溜溜球世界冠軍表演吧?小丸子說怎麼可能!當然不是!一顆簽了名的溜溜球好死不死從她懷裡掉了出來。

 

有一次她感冒了,他到家裡來。她只幫他開了門就跳回床上被窩裡,惹來他罵,你這樣招待客人的嗎?

「我感冒嘛,」她說。

「我看妳好得很。」

「桌上有橘子,你要吃嗎?」

「不用,謝了。」

「是喔,我是想說,你想吃的話可以順便剝一些給我吃」她說,又遭到他白眼。

 

閒聊兩句,他坐在床邊的椅子上剝橘子,接下來,她已經忘記怎麼會發展成那樣,只記得他坐上床邊,慢條斯理拿下眼鏡,捧起她的臉說,「我想把妳看清楚一點。」

 

他們之間的心理距離本來就短,身體距離也近,下雨天可以緊挨著撐一把傘,人多的時候互相拉拉手也不會多在意。不過這個時候,她感受到他,更多身為一個男人,而非身為她的朋友。

 

她嚇得躲進被子裡,他還笑笑地,「沒事,逗妳玩的。」她從被子裡探出頭,他已經坐回椅子上,整理好橘子皮和橘子籽,包在手裡,「垃圾桶在外面吧,我先回去了,妳好好休息。」

 

是我喊了停吧,她想,可是她並不那麼確定自己的心意,畢竟是她跟他嚷著感冒好煩,又好無聊叫他陪她聊天,他才說今天會比較早下班,可以買晚餐給她。他說要來她很高興,她感覺得到內心期待些什麼,是什麼呢?

大魔王
喜歡寫字,不寫字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