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們的不勇敢,造就了現在

長大以後的世界雖然變大了,但其實也變小了。

我們接觸的人多了,但留在世界裡的人卻也少了。

來來去去的人很多,而真正留在心底在意的人並不那麼多。

 

不確定大家對愛情的想像是什麼樣子,但在我心中愛情的模樣是兩個人永遠有說不完的話題,無論是對流行時尚的看法、價值觀、待人處事、工作與人生等等。

 

出社會後要找到一個可以盡情聊天,又真的可以溝通的人並不容易,特別如果是從工作上認識的關係,那彼此更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其實對於步入社會後的愛情我並不是那麼悲觀的,對我來說,在25歲-30歲碰撞出的火花、經歷的情感是最為踏實的,褪去學生的青澀,有了一點社會歷練,對於世界的輪廓不再只是空想。

 

我們努力工作、奮力作夢,但這個夢並不若以往那麼無邊無際,在實際的經濟基礎和與社會緊密的連結後,我們知道什麼是可以勇於實踐的,當然也會有些曾經有過的理想仍舊將它停在想像的階段就好。

 

愛情也是一樣,因為知道自己要的是什麼,或是要得起的是什麼,所以在這個時候碰到的人在篩篩檢檢後,好像可以長久到最後的機會更大了,但也可能因為這樣,所以步步更小心,更保護自己,只為一次的奮不顧身。

 

忘了是什麼時候開始,我們每天聊天,習慣每天分享細瑣的事情,習慣討論工作上遇到的喜怒哀樂,討論最新的流行資訊,討論愛情觀。

 

因為住的近,所以很多個週末夜晚你總會拎著啤酒走來找我,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特別用力,在那好幾個夜晚卻是那陣子我感到最放鬆的時候。

一個人在台北待了將近十一年,那些日子的踏實感不只是因為身旁有人,而是心裡有了一個很深沉的支柱,而那個人是不是你對我來說很重要,至少在那個時期一個人住加上工作關係,即便只是像換燈管、修馬桶這類日常瑣事,常常因為兜不上房東修繕時間而一拖再拖,你不厭其煩得叮嚀我要記得再打給房東,感冒了要記得吃藥,天冷了要記得多穿一件衣服,還記得你氣急敗壞跟我說「妳就是很愛暴露阿」,即便大笑帶過,但心裡以為很堅強的防備慢慢坍塌,我知道你慢慢走進我的生活,慢慢走進我的心,我以為我們會一直這樣陪伴彼此走下去,即使身份不明的我也願意,我真的曾經這樣覺得,但事實是我不行,因為我貪心,你也貪心了。

 

什麼時候陪伴開始變質的,我們都不知道,又或是我們需要的只是陪伴嗎?

 

答案不明,就如同我們後來變調的關係,你不說,我不問,彼此有默契始終不越雷池一步,因為那是最後的底限,但因為這樣我們就不會失去彼此嗎?

 

不是的,在我終於勇敢後我不再害怕失去,於是我選擇失去你,保全自己。

 

曾經經歷過的那些點滴紮紮實實落在心上,偶爾提醒我的只有夜深人靜可能無意滑落的眼淚,還有心頭上一點點的酸楚。

 

我不確定不說開對我們是不是最好,但至少在這階段對我們彼此都好,因為未來有一天,也許我們仍能笑著聊天,身分回到最初的「好朋友」,但我想我就是個膽小鬼,因為我寧可遺憾也不讓自己後悔,你也是嗎?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假如我們不只是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