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愛情,之所以為愛情

文/唉鳳八

「 唉鳳八,愛情到底是什麼?」

「 這問題問得很好,我先幫你google 一下⋯⋯

 

先說好,這句話不是在炫耀。但真的滿多人都問過我「愛情是什麼?」這個問題的。於是每當我遇見這個問題時,我總會說個故事給人家聽。有一個很知名的故事是這樣的—─

 

柏拉圖問蘇格拉底說:「什麼是愛情?」

蘇格拉底沒有說話,只是領他到了一片麥田前面,然後告訴他說,在這片麥田裡頭,你只要替我摘一株最飽滿的麥穗回來,我就告訴你什麼是愛情。

柏拉圖聽完後,覺得這根本是件輕而易舉的事,便信心滿滿地要走進去,此時蘇格拉底喚住了他。

「 在這過程中, 你不能回頭, 也不能重複摘取, 就只有一次機會。」蘇格拉底這麼說。

 

柏拉圖接受了這兩個條件,走進了麥田裡,過了許久,仍然未見人影。夕陽西下,天空一片晚霞,柏拉圖垂頭喪氣的回到了蘇格拉底身邊,手上空空如也。

蘇格拉底問他:「為什麼空手而回呢?」

柏拉圖嘆了口氣,說:「原本看見了不錯的麥穗,但因為只有一次機會,於是便想著再看看有沒有更好的,於是就這麼走著,最後,我什麼也沒摘到,就已經走出了麥田了。」

 

說到這裡,蘇格拉底笑了一下,拍了拍柏拉圖的肩膀,說:「這就是愛情。」

嗯,蘇格拉底真不愧是蘇格拉底,一根麥穗搞定這千古難題了。不如以後當有人問起這問題,我們就帶他到麥田裡去摘根麥穗吧!或許他馬上就會懂得愛情的真諦,然後可以上網發文,上臉書開診療室,搞不好還能上電視當個兩性專家喔!

……最好是啦!

 

如果真那麼好搞定,那男與女之間的戰爭,就不會是一場百年孤寂了。

不過我還是得說,這故事說得挺好的。因為對於現在的我而言,愛情,就是這麼一場摘麥穗的過程而已。

 

年輕的時候,我是個只想摘麥穗的人。當時的我對於要的是什麼根本不知道,只想嘗嘗愛情帶來的歡愉,於是有花堪折直須折,莫待無花空折枝,我能有個人愛,或是有個人能愛我,這樣的愛情對我來說就夠了。

 

畢竟前方還一望無際,將來會遇到誰也還不確定,既然日子久了,摩擦多了,愛情也會髒了舊了,那就換一個新的就好了。

 

於是我不懂得珍惜,抱持著「合則來,不合則去」的想法,在熱戀與失戀之間交替。

 

後來年紀長了,懂得多了,對於愛情開始了解了。我開始想要追尋最美的那枝麥穗了。那時候,對於愛情,我有著無比的願景。

 

我有幾項擇偶的準則,用來篩選自己的伴侶。我想要對方天真可愛,想要對方冰雪聰明,想要對方黏而不膩,想要對方心有靈犀。我用這些條件,構築起那個還沒出現的女孩,搭造起還沒開始的愛情。而最後建立起來的那座堡壘,是名叫「真愛」的憧憬。

 

曾經看過一個統計,說每個人在世界上遇見自己百分之百的那個伴侶的機會,約莫跟中大樂透一樣:三十五億分之一。

 

看見這個數字,我想你就能知道,為何世人都說真愛難尋。因為你想中樂透還能去買彩券,真愛根本無跡可循啊!

 

於是有好一陣子,我對愛情苛刻至極。我開始要伴侶成為我想要的模樣,強迫伴侶變成理想的伴侶。最後,我失去伴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