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要怎麼忘記一個人

文/密絲飄

 

誰還記得,是誰先說,永遠的愛我?

 

有一些歌是那樣子的。在KTV 裡一播出來,然後在喝酒的、在大聲聊天的人,無論本來在做什麼,都會在歌詞唱到某幾句時,停下手邊的事,就這麼出神的盯著螢幕。然後,在幾秒鐘的忡愣後,像瞬間回魂似的,又若無其事的接著做本來的事。

 

是誰說了,永遠的愛我呢?

我總覺得,在這句歌詞出現時,每一個人的心裡,都浮現了一個你希望忘記的名字。

 

我們都曾經很愛過一個人,在度過最初那種痛不欲生後,你開始能笑了、你開始會對別人動心了,甚至、你開始願意和另一個人一起努力了,你真的以為自己已經好了,帶著劫後餘生的榮耀,都為自己驕傲。

 

可是,慢慢你會發現,也許你可以丟掉那些傷痛的回憶,卻抹不去你所受的影響,也許現在的不安全感,來自於曾經被背叛的震驚,也許現在的堅強偽裝,來自於當初太軟弱的陰影,表面的傷會好,但卻在靈魂留下了印記。

 

你不想那樣,比誰都不想。

但是你拿那樣的自己無能為力。

 

常常有人問「要怎麼忘記一個人」,原本我以為,我們可以靠時間、或者投入其他事情來淡忘,但是,曾經發生過的事,就是永遠不會忘記的。就像是在歌詞出現時他的名字就是自然而然閃過心中、就像是你會發現自己的改變是因為他的緣故,我們無法把某些人從記憶中根除,是因為他在我們生命的某一段,出任了戲份吃重的角色,他已經成為你生命的一部分,你忘不掉他,就跟你無法忘記自己是誰,是一樣的道理。

 

當我們一直想忘記一段過去、或者忘記一個人,很多時候是因為我們並不喜歡那時候的自己,就像很多人講起曾經讓自己痛不欲生的戀情時,總會說「那時候的我就是笨」、「當年我就是太死心眼」⋯⋯用置身事外的雲淡風輕,嘲笑著當初的自己,比誰都不留情。我們太想好起來了,於是否定過去的自己,就像是一種對自己的信心喊話,你只是想告訴自己,嘿,我現在聰明了、我現在堅強了,我好了,I’m F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