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15)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一)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二)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三)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四)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五)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六)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七)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八)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九)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十)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11)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12)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13)

十天九夜|告別愛情之旅(14)

 

今天,京都下雨了。

 

討厭的是,晚點要換到另一間飯店。一想到要拖著沈重的行李箱,淋著雨走到不遠處的新飯店,內心就像躲進了烏雲,心情開始雷電交加。

 

或許也沒那麼糟,可能是我想太多了,也不過走二條街就到的地方,我為什麼要把烏雲帶進內心呢?這種窮緊張的老毛病,從台北換到京都,隔了那麼遠的距離,還是沒辦法改變。想想,心情真是個生命力極強的東西,明明看不到,但卻處處在自己的生活裡,無時無刻想到就很不禮貌地跳了出來。

心情這個東西?心情是東西嗎?雖然看不到,但挺具體的不是嗎?

 

曾經過聽過一位傳法老師說過:「心情一點都不抽象、不虛無縹緲,它是具體存在,甚至變化多端的存在。」當時聽這句話不太理解,但現在有點理解了。心情就像是影子,並不會因為自己少注意它,它就不存在,只要有光的地方,就有一道緊緊跟隨自己的影子。

 

那麼,你也是那道影子嗎?緊緊跟著我從台北到了京都,陰魂不散。但你更厲害,影子是要有光才存在,但就算我在純然黑暗的地方,你的影子依然在。坦白說,被你這樣緊跟好幾年,我真的很厭倦了,非常厭倦了。可不可以,現在或者待會兒,暫時離開我一下下,一下就好?當然,若決定就這樣從此不告而別,那更好,非常歡迎!

 

但我相信那只是我的妄想,要擺脫你的糾纏有多麼困難,就像我等下要淋著雨自己拖著行李到新的飯店,這段路程有多麼困難。不,擺脫你這件事更困難多了,或許是想到這點,讓我現在心情好了點,對於等下要冒雨移動這件事。

 

你知道嗎?你總是無時無刻會帶給我類似這種荒唐的安慰感。好像天底下任何困難的事,只要想想與你相處的那些生活,頓時就覺得天下無難事,只怕有心人了。這樣的比擬真的夠荒唐了,但沒辦法,你給我的痛苦是絕對值的,數學上的那種絕對值,跟任何的痛苦相比都不如你帶給我的。

 

你可能不太服氣,但這種事也沒什麼好服氣不服氣的,因為我感受到的痛苦是你給的,我說的就算。

打開行李,準備收拾東西。發現這幾天在京都買了不少,零食竟佔了最大數量。這點讓我很驚訝,在台灣其實很少吃零食的,但為什麼一到了京都,塵封已久的零食魂竟又重新解除封印?若就醫學上的說法,愛吃零食跟心理狀況有關,當一個人覺得壓力很大的時候,想吃零食的念頭就會更加旺盛。

 

若這個說法是對的,那我也同意。因為只要一想到你,只要一想到這次來京都其實是要下定決心和你分手的,那莫名而來的壓力,全都反映在眼前這些無意識買下的一包包零食上。原來,潛意識影響行為這個理論果然是成立的,至少在我身上是明顯成立的。原來,本以為旅行可以放空這個想法,事實證明也不見得能夠全然放空,反倒會激發出原本秘藏在內心最深處那個,那個最隱晦不明的詭譎習性。

 

如果要揪出那個「最隱晦不明的詭譎習性」,最好方法會是什麼?我想,應該不是蓋上行李蓋,當作一切沒看到就好;可能需要先承認它的存在,然後把它拎到外頭的大太陽底下,用最熾熱的日光,盡情地燒燬它、蒸發它才行。

 

不過今天下雨,沒有太陽,你的影子,還會像黴菌般地依附在我身上。

 

(文未完,請見下期)

開過五間民宿和一間咖啡店,寫了十幾本旅遊書,現在正經營一間出版社,飛鳥季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