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為什麼你們每次談到做愛,就吵架?

記得有一段時間認真研究了一下國外有關於性高潮的研究,發現很多人都談到「枕頭對話」(pillow talk),這是指,大部分好的性關係,在做完之後都會躺在床上聊天,說說自己的事情。換句話說,如果你想要有一段愉悅的性愛,最主要的關鍵就是在做之前和之後,都可以有好好的溝通——等一等,你說這個我也知道啊,問題是我想要溝通,他還不一定想要跟我溝通呢!

支配性愛滿意度的兩種激素

 

事實上,這些性愛心理學的研究都有一些個別差異。你可能聽過有些人說,床頭吵,床尾和,不過你有沒有想過,為什麼有些人吵後來一炮,感情就變好,某些人那越做越糟糕?

 

一個常常被檢驗的差異就是睪固酮和催產素的濃度。一般來說,睪固酮高的人攻擊行為較多、較為支配、較少有幫助別人的行為;相反地,催產素較高的人,有較多的信任、與他人的連結、願意多說自己的事情、也比較願意將模糊的情境解釋成不具威脅性。

 

讀到這裡你心裡大概會有一個譜:睪固酮和獨立、競爭、自己一個人的表現有關,催產素則是和擁抱、相處、兩個人的關係有關。實際上,一些理論也發現,血液中的睪固酮濃度會壓抑催產素的濃度。

 

高潮、激素、與愛愛後的聊天

 

Denes, Afifi, and Granger (2016)調查了53個年輕成人的性愛行為日記,請他們記錄下來做愛完之後的感覺,且測量他們口水當中的睪固酮濃度,結果發現睪固酮濃度越高的人,做愛之後比較少跟對方說自己內心的話,因為他們害怕揭露自己的脆弱、害怕說出一些話會讓對方有傷害自己的機會。

 

那麼,為什麼有些人在做愛之後講的話很甜蜜,有些人想說吵架很痛苦,來做愛好了,沒想到一做結果更糟糕呢?這項研究還有一個有趣的發現是,睪固酮濃度高的人,如果在做愛的過程當中獲得高潮就沒事,但如果他們沒有獲得高潮,很容易在完事之後,說出一些傷害彼此的話來。

 

在性愛裡面,我們常常需要把自己的脆弱攤開來,也因為這樣,我們有機會和彼此有更深的接觸。如果可以,嘗試放下一些自己的支配,減少自己對感情的擔憂,或許你也可以擁有,不同的於以往的性生活。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