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真愛」不需要說服或懇求,就會自己留下來

那是妳在生命的某個時刻,曾經那麼勇敢地等過一個人,妳等著他出現,反覆練習了千百遍妳的說詞,妳要說服他留下來,繼續留在這份你們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感情裡。

妳已經練習了很久的理性,正在他漠然的表情裡慢慢瓦解……妳不知道自己的聲音是從何時開始變成哀求,妳卑躬屈膝、語氣顫抖,在朦朧的淚光裡偷偷閱讀著他的表情,他心軟了,他還有心,妳忍不住破涕為笑,因為妳知道他的漠然已經變成沉默,妳知道他又留下來了。

妳一直以為那就是為愛努力的過程,起碼在每一次他又被妳說服的那一刻,妳對那份愛就又會充滿希望。但生活總是那麼容易就又更換了場景,然後妳很快地就在下一個場景裡發現,原來在那次的把話說開之後,你們還是沒有「一起」解決問題,只有妳隻身在為愛奮鬥,在那份「好不容易」才建立起來的感情裡,「好不容易」的人一直都只有妳;而明明是妳又說服了他,是他又同意了妳的說法,可是為什麼後來卻是妳越來越沒有立場去要求?為什麼妳後來會感覺,自己的許多渴望竟是貪求,而妳一旦貪求了就會永遠地失去這份感情。

對一個人承認無法失去他,那是妳的秘密,而妳連自己的最後一個秘密都交給他。妳曾經以為交出自己的尊嚴,會讓你們更親密,後來妳才發現,一個真正愛妳的人,根本不會忍心看妳踐踏著自己的尊嚴。就像妳最後才看清的,原來妳當時苦苦哀求著留下的,並不是幸福,而是延期的告別。

在他離開之後,也許妳也終於做到用一個優雅的轉身,跟那份愛告別。但在那個我們還不懂得故作優雅的年紀,大多數的我們,還是選擇等。我們已經意識到對方應該不會再回來,所以我們等一個理由,我們覺得自己足夠勇敢去接受,對方坦白地告訴我們,最後離開的理由。我們希望那個理由很充分,也許充分殘忍,也許充分合理,因為那樣才會讓我們比較好過。

角子
雜項工作者。 從唱片創意、藝人書製作到經紀。 好玩的事都做。 如果還能賺點錢就更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