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作家H:中指的味道⋯⋯

她剛從英國回來。

 

我知道,那不是她自己的經濟能力可以負擔的旅程。但是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她還是有辦法支付。

 

當然,那是另外一個他的經濟能力所負擔的結果。

 

半年前我和她的相識,雖然隱隱然知道彼此對對方有好感,但是女方的說辭,卻總是讓我難以前進。

 

「我不能和貧窮人交往,因為,我的經濟支出很大⋯⋯」我知道她在暗示什麼,在經過幾個月的認識與了解之後,她甚至告訴了我,她和哪個公子哥兒在交往,又有哪個公子哥兒負責了她哪些方面的費用。

 

我不是很能接受,但是我尊重她的生活方式。雖然我們知道彼此對對方越來越有愛意,但是我們總是無法跨越那條線。

 

一種莫名的制約。

 

從英國回來之後,她約了我到她住的地方與她的室友一起吃飯。她的室友下廚做了幾道菜,我們開了幾支她之前的男人買的紅酒,一邊喝酒,一邊聊天。

 

其實倒也算是相當愜意。

 

然而到了最後,我和室友都可以察覺她已經醉了。

 

「留下來,陪我,再喝⋯⋯」我知道,她已經喝不下任何的酒,但是我依舊留了下來,與她一起進入她的房間。然後我們躺在床上,抱著對方。

 

接著,她哭了。

 

我知道她的難受來自何處,她既無法抽離她現在的生活,但是卻又發現自己對我的喜歡,於是兩相矛盾之下,她流下無奈的眼淚。尷尬的是,我也同樣無奈。因為我清楚,我這輩子,不管立下再怎麼樣偉大的志向,我都無法賺到那些男人提供給她的金援。

 

然後我們接吻。我將手指伸入她身體的深處,她輕輕的發出了一些聲音。但是在這之後,我停止了這些動作繼續的態勢。我認為,事情,沒必要往前。

 

於是我伸出了我的手指,親吻著她的額頭。她像是知道了我們今天晚上就會像是一個故事的句點般地流下眼淚。但我,只能微笑以對。

很難定位這個傢伙……曾任阿貴網站創意總監,寫腳本,寫歌,出阿貴唱片,做阿貴電影。也曾創造了台灣第一本數位雜誌『酷樂誌』,寫RAP,做互動頁面。創造了內地最火的兩本數碼雜誌『me愛美麗』『wo男人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