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作家H:中指的味道⋯⋯

Share

她剛從英國回來。

我知道,那不是她自己的經濟能力可以負擔的旅程。但是這將近一個月的時間,她還是有辦法支付。

當然,那是另外一個他的經濟能力所負擔的結果。

半年前我和她的相識,雖然隱隱然知道彼此對對方有好感,但是女方的說辭,卻總是讓我難以前進。

「我不能和貧窮人交往,因為,我的經濟支出很大⋯⋯」我知道她在暗示什麼,在經過幾個月的認識與了解之後,她甚至告訴了我,她和哪個公子哥兒在交往,又有哪個公子哥兒負責了她哪些方面的費用。

我不是很能接受,但是我尊重她的生活方式。雖然我們知道彼此對對方越來越有愛意,但是我們總是無法跨越那條線。

一種莫名的制約。

從英國回來之後,她約了我到她住的地方與她的室友一起吃飯。她的室友下廚做了幾道菜,我們開了幾支她之前的男人買的紅酒,一邊喝酒,一邊聊天。

其實倒也算是相當愜意。

然而到了最後,我和室友都可以察覺她已經醉了。

「留下來,陪我,再喝⋯⋯」我知道,她已經喝不下任何的酒,但是我依舊留了下來,與她一起進入她的房間。然後我們躺在床上,抱著對方。

接著,她哭了。

我知道她的難受來自何處,她既無法抽離她現在的生活,但是卻又發現自己對我的喜歡,於是兩相矛盾之下,她流下無奈的眼淚。尷尬的是,我也同樣無奈。因為我清楚,我這輩子,不管立下再怎麼樣偉大的志向,我都無法賺到那些男人提供給她的金援。

然後我們接吻。我將手指伸入她身體的深處,她輕輕的發出了一些聲音。但是在這之後,我停止了這些動作繼續的態勢。我認為,事情,沒必要往前。

於是我伸出了我的手指,親吻著她的額頭。她像是知道了我們今天晚上就會像是一個故事的句點般地流下眼淚。但我,只能微笑以對。

我走出房間,和她的室友笑了笑。我知道,這個地方,這輩子我不會再來第二次,因為我不會再提醒自己一次,我無法與這個女人交往的事實,於是我開了房門,到樓下叫了計程車。

當計程車開到我家門口的時候,我拿出錢包掏出鈔票,在那當下,我同時聞到了手指上的腥味,然後我的眼眶,不聽話地紅了⋯⋯

那味道不好聞,但我確切地知道,那是屬於她身體上的味道⋯⋯我確切地知道,那不到一分鐘的時間裡面,她,是我的女人⋯⋯

H的新書「知男而不退」火熱上市

新書資訊請到博客來

PS:

想要問H感情問題的人,如果方便的話,可以將自己以及對方的國曆(西元)出生年月日,一併寫給我,或許我可以看出更多事情。

另外,因為來信真的不少,所以我可能會不定時的分別回覆在我的FB,或是部落格,希望大家可以沒事去走走。如果不希望被Po在網頁上的讀者們,請註明,只不過,這部份的回覆我會擺在最後的最後,因為我會先回答可以公開的案例唷。

還有,因為大家寫來的故事大同小異,這樣會讓我比較難回答,畢竟在回答之餘,我還是要兼顧到閱讀專欄的讀者,因此我希望寫問題來的朋友們,可以把你們這段感情裡面,最特別的地方,以及你認為和別人不同的地方,清楚的寫出來。

感謝大家的支持。

Q&A to H(姊妹淘):service@babyou.com

H的爽報專欄

H的Elle專欄

H的臉書粉絲團

H的作品部落格

Advertisement
H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