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搭訕,最忌諱邪念…

Share

求學時代,吃晚餐時室友A一臉大便地說在圖書館遇到怪咖。

為了找資料,A在書架間走來走去,突然發現身後多了個背後靈。她用餘光一瞄,是個戴著眼鏡的男生,樣貌很普通,但接下來他做的事就不太普通了。

發現A注意到自己後,本來只是維持一段距離跟著A的背後靈,突然一個箭步向前塞了張紙條給A,隨即手刀衝走躲在遠處,但眼神始終緊跟著A。

聽到這裡,我覺得好像都市傳說,如果紙條上寫著:「妳出門前忘了關燈喔~」光想像就超精彩的。

可惜不是。

A瞪了我一眼繼續說,她也不敢在背後靈面前打開紙條,回到座位上才敢看內容,只見上面寫著:「請問我可以跟妳做朋友嗎?」

「那妳要跟他做朋友嗎?」我情不自禁問了這句廢話。

「他超怪的好嗎!我收好包包要閃人時看到他還躲在門口旁邊的柱子!」A悲憤吶喊。

也許背後靈先生只是太害羞了,或者不知道從甚麼電影小說學來這一招,但這種行徑會讓人覺得「誰知道回應你後會發生甚麼事啊!?」的疑慮,一下子防備心起得比101還高。

同樣在圖書館,我就遇過另一種截然不同的狀況。

當時我擔任圖書館志工,有位男性來詢問某本書的位置,找到書後,他隨口問:「妳看過這本書嗎?好不好看?」

恰好我看過,就大致敘述了一下內容。接著他表明對這類主題很有興趣,問我能不能再多介紹幾本類似的書給他。

秉著同是愛書人惺惺相惜的情懷(再加上當時真的很無聊),我叭啦叭啦地開了一串書單給他,他一臉誠懇地說:「妳看過好多書喔,超厲害的~妳有臉書嗎?這樣之後我可以請你推薦好看的書給我。」

雖然因為我本性自閉一口回絕交出臉書或者line ID,這件事就這麼不了了之,當然就不能確定那位男性究竟是真心想交流讀書心得,或是搭訕的藉口,我始終覺得他很成功地開啟了話題,而且沒有引起反感。

幾年後,我在月台上等火車,瞥見坐在一旁的男性正在讀卡爾維諾的小說,一時情不自禁脫口而出:「哇,卡爾維諾。」他愣了一下,隨即秀了一下封面:「對啊,不存在的騎士。」

接著我們一路聊到火車進站,他上了車,我繼續留在月台等車。

後來跟朋友提起這段經歷時,朋友故意露出猥褻表情說:「搭訕書生餒~有沒有交換聯絡方式再續前緣啊~~」

經他這麼一說,我才發覺,對耶我這種行為就是在搭訕嘛。

也因為這樣,我終於明白當年圖書館那位男性搭訕的奧義。

想搭訕一個人,大多是因為想與他有進一步的接觸或交往,可是一旦這樣想,臉上就會不由自主出現「好想跟你上床」的表情,那種藏不住的飢渴感只會提升被打槍的機率。

況且,素昧平生就跟人家要臉書或LINE帳號,請問你哪位?老師沒教你不可以隨便跟人家討東西嗎?

沒有「邪念」的搭訕是最容易成功的,與其直接「索取」對方的個人資料,不如營造出「聊得真愉快可惜沒時間了」接著再「交換」聯絡方式,看起來多麼光明磊落啊。

陳默安粉絲專頁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可以跟你做個朋友嗎?

Advertisement
陳默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