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算命再準又如何?問題一直都在那裡…

老公有外遇,吵鬧談判已經很多次,他說小三鬧自殺,總不能害死一條人命吧!反正正宮是她,小三既不要錢也不貪名分,幹什麼跟一個小女孩斤斤計較,何不大度一點呢?

 

她每天日思夜想,實在想不出原本顧家的老公為何會變成這樣,難道是產後陰道鬆弛了嗎?還是小三手段厲害,才讓他鬼迷心竅!

 

她帶了一票親友跑到小三的住處大鬧,當著鄰居罵她賤女人、狐狸精,就是要鬧到街坊皆知,讓小三無顏做人知難而退,沒想到事情鬧大後先生反而更心疼小三,說她得理不饒人欺負弱女子,乾脆要求跟她離婚。

 

離婚不是她要的結果啊!她這下完全慌了手腳,上網搜尋先生外遇的解法,才發現有法師專門對付狐狸精。

 

和法師約了時間碰面,來到了個破舊公寓,屋子裡煙霧繚繞、燈光昏暗、滿屋懸掛著各式猙獰詭異的神佛像,還來不及適應,法師已催她拿出丈夫的生辰八字。

 

一看到丈夫的八字法師就皺眉搖頭:「這女人厲害!她是轉世的千年狐狸精,難怪妳老公會無法自拔。」說著,法師拿出一罐暗黃色的油,顏色混濁不說,裡面還有一條張牙舞爪的黑色大蜈蚣。

 

法師接著說:「妳拿這和合降頭油抹在自己下面,記得,『外面』『裡面』都要塗滿,每天早晚抹兩次,然後讓老公跟妳上床,上床前務必抹整罐,讓妳先生的那裡沾滿油,這樣他只會想跟妳做那檔事,面對其他的女人都力不從心。」

 

「這樣,總共要多少錢?」「和合油一包31瓶,剛好是一個月的用量,送妳一瓶一共30萬。」

 

她看了看那大蜈蚣,想到要把那來歷不明的黃油塗到自己的下體不免膽戰心驚,加上昂貴的售價,法師似乎識破她的心聲,淡淡的說:「要是覺得老公拱手讓人也不要緊,就回去吧。」她牙一咬,將油帶回家。

 

油抹了半個月,下體卻開始搔癢發臭,法師說,那是體質轉化的過程,不必在意。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