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彆扭的人,連菜尾都沒有。

我覺得台灣人大部分,非常大部分,非常非常大部分,(自己覺得是全部,包括我自己)都是愛呷假細粒,愛愛假拜拜的人,我們可以自己變成一個族群,口是心非種族,從今以後只有一族,族群融合,沒有紛爭,世界和平。

 

我奶奶就是族長。

 

每次買東西回來給她吃,她第一步驟先唸,為什麼亂花錢,錢存著是會哪裡癢嗎?第二步驟再嫌,買這個又不好吃,還是她自己做的比較好,第三步驟消失,隔天想說她覺得不好吃,那我去把它吃掉好了,結果不見了,它在我奶奶的胃裡面,再晚一點就可能被沖走了。

 

說一句謝謝很難嗎?很難。

 

對很多人來說,接受別人的好意,是一件很難的事,接受別人讚美,是一件極不好意思的事,然後別人不對他好,不讚美他,又覺得自己沒有信心,又覺得世界末日,又覺得孤單寂寞冷,我覺得人真的很難搞。

 

我們大多數人很不擅表達,因為不好意思。

 

為什麼會不好意思?因為不常做,所以彆扭。

 

比如在男友面前脫衣服,第一次覺得害羞不好意思,但後來夏天一熱,自己主動不穿,還要男友勸你把衣服穿上,害羞根本只是第一次的事,之後就沒有了,常做的事,一點都不會彆扭,因為變成習慣。

 

我愛你,說起來為什麼會嘴軟,因為我們不常說。

 

這三個字,在我們口是心非族群裡,跟佛地魔一樣,說出來好像會被催狂魔抓去關在阿茲卡班,記得之前在youtube看到一段影片,某國中的同學打電話回家跟媽媽說我愛你這三個字,結果有一位同學媽媽,回了一句髒話,但我卻哭了,媽媽是得要多開心失神,才要用髒話來掩飾自己的不知所措?是的,我們不會說就算了,連聽都不好意思。

 

請問,兒子愛妳,有什麼不好意思?父母愛你,有什麼不好意思?為什麼跟男女朋友就能講的這麼自然,和你有血緣關係,賜你吃賜你喝的父母,你會不好意思說出口,我們太少說愛了,尤其是對親近的人。

 

那天,和人妻一起出去吃飯,小朋友很乖很可愛,才國小一年級,點了個兒童餐點,然後小朋友拿了盤子裡的餐包給人妻,說媽媽愛吃,要給媽媽,然後人妻馬上塞回給小朋友說,你自己吃就好了啦!

 

然後我回家和她聊天的時候,我跟她提到了這件事,小朋友的好意,她應該要接受,如果擔心他吃不飽,可以用自己盤裡的東西和他換,而不是拒絕他的好意,這樣他下次會不會再想到媽媽愛吃?會不會想說媽媽都叫我自己吃,那我自己吃就好?

 

我不是媽媽,沒資格講什麼育兒經,但工作環境,偶爾會面對很多小孩,小朋友的心思其實很簡單,表達也最直接,他對你的好,你該要接受,這樣他才會懂的去付出愛,其實就跟大人一樣啊!

 

之前和某個長輩聊天,說他快被唸高中的小孩氣死,幫外婆過個生日會,他竟然馬上吃光魚肉,留魚尾給外婆吃,然後我就說,是不是小時候外婆為了疼孫子都說,「來,魚肉給你,外婆吃魚尾就好。」長輩很意外我怎麼會知道,因為我奶奶就是這樣,大人都覺得要無私的愛小孩,卻讓這些被愛餵養長大的人,視為理所當然,因為外婆沒有告訴他,「來,這是外婆最愛吃的魚肉,但因為外婆太愛你了,所以給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