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和我的十七歲(二)

Share

我和我的十七歲(一)

皓一沒多想,撿起錢包,朝女孩的方向跑去。

炎熱的大街上,艾麗絲抓著錄音筆狂奔,皓一手抓著錢包緊緊追著艾麗絲,警察緊追在皓一身後。

「同學,妳的錢包……」艾麗絲專注地跑著,完全沒聽見皓一的叫喊。

「同學,不要跑!」皓一也對警察的追喊充耳不聞。

「這兩個學生是田徑隊的嗎?怎麼跑這麼快?」警察在後面追著,疑惑道。

綠燈,艾麗絲很快地跑過斑馬線,馬路才過一半,看到一位老婆婆的推車卡在馬路中間動彈不得,儘管艾麗絲身上有燃眉之急的任務,還是忍不住心軟幫忙她過馬路。

皓一追來的時候剛好是紅燈,看見艾麗絲已經幫老婆婆將推車推到對街。

「妹妹……」老婆婆一臉感激,正要道謝,艾麗絲又往前跑得不見蹤影。

皓一看著這一幕,心想,這女孩明明在趕路,卻又忍不住幫忙老婆婆,怎麼會有這麼善良的女孩?

艾麗絲跑上河堤,跑過一群正在晨練跑步的棒球隊員。

「一、二、一、二……」艾麗絲穿過棒球隊員,一下成為領頭的。棒球隊員傻眼,被一個突然闖入的女孩燃起鬥志,全員加速跟上!

艾麗絲只是專注地跑著,絲毫不知道她身後引起的騷動:一個抓著少女錢包的少年、兩個鍥而不捨的警察、一群熱血吆喝的棒球隊,全跟著她的腳步熱絡了起來。

陽光正豔,青春正好。這追逐畫面,在皓一後來的日子裡,反覆反覆出現著。

「喂,局裡來電話要我們回去支援。別追了。」其中一位警察說。

「也好,回去看旅館監視器畫面和他留的資料。」另一位警察回。

「希望還來得及!」艾麗絲終於跑到學校大門,正要衝入學校,突然聽到有人喊:「前面女生!內褲!白色的!」

艾麗絲大驚,尷尬的立刻壓住裙子。回頭一望,看見皓一邊喘邊笑的臉。

艾麗絲又羞又氣,「你……說什麼?」

「我什麼都沒看見啦!只是不這樣說,妳根本停不下來!」皓一遞上錢包,「妳的。」

艾麗絲驚喜,接過一笑:「謝謝。」

皓一也笑。卻不經意發現校門旁寫著「崇英高中」,不禁笑容一僵。「是姊姊的學校……」

艾麗絲轉身進校門,皓一不加思索跟上,但卻被警衛攔下。「你是誰?為什麼沒穿制服?」

「我是新來的轉學生。」警衛眼神懷疑,皓一翻找背包中的制服想要證明,突然被艾麗絲抓住手臂,「警衛北北,他跟我一起的啦!」

皓一訝異的看向艾麗絲,艾麗絲偷偷對他眨眼要他配合。

就這樣,皓一順利地進入學校。

「學務處在那邊,你自己去吧。我真的來不及了!」艾麗絲放開皓一的手,繼續往前狂奔,「掰,轉學生。」

「謝了。」皓一看著她的背影,留下好印象。

「全國高中女子400公尺自由式決賽。選手預備。」

艾麗絲衝進游泳會場,正好聽見場內廣播。

裁判站定位,吹哨。

舒蕾與七名選手一躍入水,奮勇往前游。

「舉起你的右手!」「女王第一!」

「舉起你的左手!」「女王冠軍!」

曉芬高舉大聲公帶領大家呼口號。原本一路領先的舒蕾,背部舊傷復發,泳速明顯慢了下來,漸漸被另一水道選手超越。眾人屏氣凝神,翰明更緊張的手頻頻摳著筆記本。

艾麗絲一個箭步跑來,搶走曉芬手上的大聲公。

「艾麗絲!」曉芬不明就裡。正在緊張的時候耶!艾麗絲又在搞什麼?

「等一下我再解釋!」艾麗絲跑到泳池邊盡頭,將緊握的錄音筆湊到大聲公旁邊,按下Play鍵!

「白舒蕾!」艾麗絲大喊。大聲公傳來國棟和群眾的聲音:「凍蒜!」

「白舒蕾!」「凍蒜!」「白舒蕾!」「凍蒜!」

泳池裡,舒蕾吃力游著,在一片加油聲中突然清楚聽見艾麗絲和爸爸的打氣聲,心頭一暖的她,努力在最後衝刺時,漂亮的領先所有人,以第一名抵達終點。

全場歡呼!

頒獎才剛結束,舒蕾披著毛巾,掛著金牌跑到館外,興沖沖地找爸爸。聽見艾麗絲說是錄音的,覺得有點失落。

「我還以為他終於來看我了。」舒蕾難掩失望表情。

艾麗絲笑稱:「他人沒有來,不過特地叫我去錄音給妳鼓勵,給妳當驚喜啊。」

舒蕾開心,又故意傲嬌說:「哪有人用凍蒜當鼓勵的?」

「可是妳一聽見,就反敗為勝啦。」艾麗絲和曉芬一起幫舒蕾搓手取暖。

「艾麗絲!」葉老師刺耳嚴厲的聲音傳來,「妳蹺課跑去哪裡?」

「是母夜叉……」艾麗絲一懍,僵笑地轉身看葉老師,舒蕾本想幫艾麗絲說話,卻被葉老師打斷。

「舒蕾,好多同學跟主任、校長都等著要跟全國冠軍拍合照,妳先進去。」葉老師溫柔地對舒蕾說,一轉頭卻對艾麗絲露出嚴肅的表情:「妳,跟我到辦公室。」舒蕾不安地拉著艾麗絲的手,說她會請爸爸跟老師解釋。艾麗絲怕被拆穿,連忙說不用。帶著忐忑的心,匆匆跟上葉老師的腳步。

皓一來到219教室,看著講桌的座位表,找到曉芬的座位。

曉芬桌上隨意擺著Hello Kitty玩偶、偶像的護背照片、用香水信紙手抄的情歌歌詞。「劉曉芬,妳這花癡!」皓一看著,一臉敵意。

皓一掉入一年前的回憶。

醫院病床旁,冷色調燈光下,皓一在簡單的盤子上插著16歲的蠟燭。皓一忍著淚,強做歡笑唱著生日快樂歌,病重的父親在一旁虛弱地應和。

「祝我生日快樂,祝我生日快樂……」

沒有蛋糕,只有兩杯濃稠又不可口的精力湯。皓一心裡清楚,爸爸現在的身體狀況不適合陪他吃蛋糕。況且,爸爸生的這場病,也差不多把家裡的積蓄花完……

「皓一,生日快樂!」兩人一起吹滅蠟燭,還來不及碰杯,爸爸便掏心掏肺劇烈地咳起來。

床上狼狽地灑了一片綠色果汁,恰如皓一青春苦澀的回憶。

在醫院的時光裡,每天晚上,睡在陪病床上的皓一總會驚醒,小心翼翼地去探父親的鼻息。某個夜晚,他發現父親放在床頭抽屜的一本得獎作文集和一疊父親寫的信。每一封信,都充滿著父親對龍鳳胎姊姊曉芬的思念與期盼。

「曉芬,上一封寫給妳的信不知道妳有沒有收到?我看見妳的作文得獎了,真替妳高興。前陣子皓一過生日,你們是龍鳳胎,今年也16歲了。如果可以,爸爸真的很想見你一面……」

皓一看著爸爸的筆跡,鼻頭一陣酸楚。難怪爸爸老在問皓一:「最近有台北來的信嗎?」每一次皓一的搖頭,都代表爸爸的期待又再次落空。

「男孩子要獨立、堅強、有主見、絕對不能哭。」皓一默念著爸爸的口頭禪,深吸一口氣,忍住眼淚。

皓一看著父親那封還未寄出的信。他一直想幫爸爸做些什麼,而現在,似乎找到了方向。

皓一往媽媽家打了無數通沒有人接的電話,他清楚記得寫給媽媽的最後一封信,是在加護病房外。

「媽、姊……我是皓一……爸爸病得很重……如果你們如果有收到這封信,可不可以趕快過來看他?我拜託你們……」皓一凌亂的字跡透露著心慌。病房內傳來醫護人員的搶救聲、維生儀器的悲鳴聲。

「結果爸爸走了……你們還是沒有回信。」

皓一看著曉芬凌亂的課桌,故意搗亂她的書包、揉皺她只考15分的數學考卷、把她桌上的Hello Kitty玩偶彈落桌下。隨心所欲的惡作劇,卻絲毫減輕不了他心中的哀傷。

「奇怪!曉芬妳的座位怎麼這麼亂?」艾麗絲一走進教室,便發覺不對勁,順手撿起原本放在曉芬桌上的Hello Kitty玩偶。

「唉唷,那不重要啦!艾麗絲妳快過來,好多巧克力,妳要哪一包?」粗神經的曉芬絲毫不察,正在開心地分享舒蕾粉絲進貢的禮物。「妳看,Peter又送禮物來了。她知好專業喔!」

舒蕾一聽,露出幸福的微笑。的確,在眾多千篇一律的花、玩偶、巧克力中,神秘的Peter總是會送上最貼心的禮物給她。Peter的禮物也是舒蕾唯一會收下的。

「對了,母夜叉給妳什麼處罰?」舒蕾關心地問。

「沒事啦!」艾麗絲強顏歡笑。

曉芬和舒蕾對望一眼,立刻用台語唱起歌來:「緊來緊來緊來倒垃圾……分三類、分三類。緊來緊來緊來……」

艾麗絲摀住兩女的嘴,好氣又好笑。:「好了啦!這首歌我已經聽十七年,不要再笑我了啦。」

舒蕾拿出女王氣勢:「不想當垃圾車女孩,就不要什麼垃圾都往肚子裡面吞。快說!」

艾麗絲:「就……扣操行分數,當一個禮拜值日生。」

「喔耶!明天剛好輪到我,我最討厭當值日生了!」曉芬實在不會看臉色,話一出便被舒蕾怒瞪。

「我陪妳一起當。」舒蕾是有義氣的獅子座女王。

艾麗絲搖搖頭,「不用啦!值日生是小事,妳游泳隊還要晨練呢!」。

「我們家艾麗絲最貼心了。」曉芬靈機一動,拿起桌上的Kitty玩偶送給艾麗絲。

舒蕾抗議:「妳幹嘛把不要的玩偶丟給艾麗絲?」

「明明是別人送妳,妳先不要,才丟給我的!」曉芬吐舌頭。

「大家都不要,丟掉算了。」舒蕾不高興地說。

「我要!」艾麗絲趕緊搶先一步拿走玩偶:「還這麼新,配我的錢包剛好一對。」

「緊來緊來緊來倒垃圾……」曉芬一時興起又開始唱歌。

「劉曉芬,妳很煩!」艾麗絲笑著追打曉芬。和好友在一起,煩惱總是容易煙消雲散。

冰店裡。

「今天我請客!」舒蕾說。大方的口吻下,是體貼的心。因為她知道艾麗絲心情不好最喜歡吃冰了。

「謝謝女王。」艾麗絲大口吃下最愛的手工布丁冰。

「謝謝女王。」曉芬樂得沾光被請客。

舒蕾故意白眼曉芬,但還是一下就笑出來。沒想到來了一個不速之客,大剌剌地坐在舒蕾旁邊的椅子。

「陳起泰,走開。」舒蕾冷淡說。

「蕾蕾女王,我幫妳抓到一個變態。」阿泰討好地對著舒蕾笑,眼神一個示意,手下的跟班便押著翰明進來。「這是我們班小胖,這是他的筆記本,妳看看。」

曉芬好奇地拿起來看。「『十二月八號,五新高中友誼賽,四百公尺自由式四分二十七秒……』蕾蕾!他在記妳的比賽!」

舒蕾訝異搶過本子看,艾麗絲也湊上前看。翰明忐忑地看著舒蕾的表情。

「記得好仔細,連妳背拉傷他都知道。」艾麗絲佩服地說。

「我的每一場比賽、每一場晨練,你都有看?」舒蕾感動地看向翰明,這是兩人第一次四目相對,沒自信的翰明卻低頭躲開了。

「妳看!他根本把眼睛黏在妳身上,是不是很變態?」阿泰煽風點火地說。

舒蕾冷睨阿泰:「至少他用心!」

阿泰跟班故意怪叫:「女王,妳該不會想接受小胖吧?」、「原來妳喜歡這款?難怪泰哥追妳兩年,妳連他送的飲料都不喝。」

愛面子的舒蕾不堪被激,索性走到翰明面前:「不好意思,我對你沒興趣。還你。」舒蕾把本子推還給翰明,翰明還來不及接住,本子便掉落地上,如同他還沒開始就落空的初戀。

在眾人注目下被拒絕的他,深深受到打擊!

本文出自《我和我的十七歲》凱特文化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凱特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