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我和我的十七歲(三)

Share

我和我的十七歲(一)

我和我的十七歲(二)

舒蕾頭也不回地走出店家,曉芬趕緊幫她拿書包跟上。

艾麗絲同情地看了翰明一眼。

阿泰看舒蕾離去,故意走過來一腳踩髒翰明的本子,「你以後離蕾蕾遠一點,免得她噁心!」本子上一個個髒腳印,如同翰明被踐踏的心。

翰明自尊心徹底被傷害,不顧一切衝了出去。

艾麗絲再也忍不住:「變態的是你們才對!」她推開阿泰,撿回髒兮兮的本子,也跟著追出店面。阿泰一行人仍不介意地訕笑著。

皓一數著手上僅剩的三百多塊錢,正在煩惱今晚落腳的地方,抬頭恰巧看到艾麗絲等三個女孩朝他走來。

皓一看見艾麗絲,原本有些欣喜,但看見她書包上掛著那個眼熟的Kitty玩偶,情緒瞬間轉為錯愕。「姊?」皓一誤以為艾麗絲就是曉芬,潮水般的回憶湧上!

「爸爸很想姊姊,他病得很重,可不可以拜託你們來看他……」那些石沈大海的期盼,讓皓一對母親和姊姊的思念化為憤怒。看著三女有說有笑的走來,皓一更是不平,「爸爸都走了,妳為什麼可以活得這麼開心?」

艾麗絲沒察覺皓一的眼神,轉頭對舒蕾和曉芬說要去幫媽媽買點東西。皓一見艾麗絲落單,帶著複雜的情緒跟上。

艾麗絲進了蛋糕店,皓一在櫥窗外遠遠望著。

艾麗絲站在櫃臺前,想拿曉芬的生日蛋糕,卻聽店員說已經被人取走了。

「怎麼會這樣?」艾麗絲困惑。轉頭,看見曉芬的母親青霞微笑地看著自己。

艾麗絲驚喜:「阿姨?妳提早回國囉?」青霞親暱地摟摟她,展示了一下要送給曉芬的精美禮物。

皓一在窗外認出青霞就是自己的母親,看著她與艾麗絲溫馨的互動,以為那就是自己的媽媽和姊姊,忿妒不已。

「對了!今天是劉曉芬妳的生日!」要不是看見蛋糕,皓一都快忘記今天也是自己的生日。

皓一想起去年那個孤單的生日,對比眼前兩女幸福的笑容,更顯諷刺。

艾麗絲似乎察覺到皓一的目光,好奇地看向窗外。皓一反射性地壓低帽沿躲開。

「怎麼了?」青霞好奇地問。

艾麗絲以為自己看錯,不在意地搖搖頭,和青霞兩人開心地走出店外。

皓一以為,十六歲那年生日可能是記憶中最糟糕的生日,但至少還有爸爸在身邊陪著。今年的十七歲生日,只剩他一個人孤伶伶地窩在二十四小時的漫畫店,啃著冷硬的麵包度過。

曉芬家熱鬧又豐盛的生日派對,是皓一從未想像過的;而青霞離開這十五年來的掛念,也是皓一從未知曉的。

「你過得好嗎?阿弟,十七歲生日快樂。」青霞望著蛋糕,在心裡默問。

曉芬單親,艾麗絲也是。相較起來,家境富裕、家庭美滿的舒蕾最令人羨慕。但舒蕾其實一點也不快樂,即使住豪宅、用潮貨、出入有司機接送,在校也享受著眾星拱月的優越感,可是舒蕾想要的卻是簡簡單單地和爸媽一起吃頓飯、爸爸能來看她一場比賽就好。

「離妳那個朋友艾麗絲遠點,她今天蹺課跑來找我,還要我錄加油聲給妳。我那時候正在跟里民拜票,就拒絕了她。」回家路上,國棟的話讓舒蕾得知真相。原來,爸爸根本沒有特別為她錄加油聲。

「我們的家世背景不一樣,自己交朋友小心點。」國棟最後這句話讓舒蕾非常不舒服。

舒蕾看著國棟抽菸的側臉,內心突然升起一股叛逆,想做些壞事。

一些,讓爸爸出乎意料的壞事。

「所以,這是妳爸的菸?蕾蕾,妳到底在想什麼?」

隔天,學校天台上。舒蕾手拿點燃的菸正要就口,卻被艾麗絲一把搶走、踩熄。

「昨天比賽,我爸根本沒替我加油對吧?我聽到﹃凍蒜﹄就覺得怪怪的,原來妳只是錄下他掃街拜票的聲音。」舒蕾淡淡的說。

艾麗絲歉然:「對不起,我只是希望妳開心……」

舒蕾嘆了一口氣:「妳不用替他道歉。對我爸來說,工作、選票、應酬都比我重要,他跟那些叔叔伯伯抽了幾根菸,感情就好得能稱兄道弟!如果菸這麼神奇,我抽了菸,跟他感情會不會變好?」

舒蕾打開菸盒想拿出一根菸,立刻被曉芬搶走。「教官說抽菸會直接記過,蕾蕾妳絕對不可以啦!」

「我能理解妳的心情,不管妳要做什麼我都會支持妳。」艾麗絲看著舒蕾,認真地說:「但是我不想看見妳受傷害,就算是妳自己選擇受傷,我也不允許。所以,我真的不希望妳抽菸。」

舒蕾覺得感動,心中暖暖的。「妳很討厭耶……」

艾麗絲笑笑,「只要妳不受傷,我被討厭也沒關係啦。」

三個女孩一下又打打鬧鬧笑開懷,有好友陪著,難過的情緒也不會太久。女孩們嬉鬧著,沒注意到,頂樓門邊有道人影。

皓一在門邊聽到秘密,冷冷一笑,決定來惡整「曉芬」。

Advertisement
凱特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