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越刷臉書,是否越寂寞?

有次我去看一個展覽,看見一位臉書女穿著全身武裝前來看展,什麼叫全身武裝呢?就是戴著帽子、穿高跟鞋、大概是新娘妝那種程度的妝容加上蕾絲洋裝,旁邊有個看起來像是追求者的配件男還推著小型行李箱,跟在臉書女的後頭。

 

到了一個展區,臉書女就擠開人群然後喬衣服,不騙你,她真的在人來人往的展覽區攤開行李箱拿行頭,換高跟鞋什麼的都來了,擺好POSE後就命令配件男拍照,每張照片還要被她檢查一番,滿意後才上傳FB。

 

一旁群眾傻眼,她自己則悠然自在,儼然把展廳當攝影棚,我非常好奇,於是就死賴在旁邊不走,發現她原來在自拍,本來以為她是主辦單位聘請的模特兒,問一下旁邊的展場工讀生,才知道也是民眾,當下真的感佩她為了存在感所付出的意志力。

 

花錢進入展覽沒好好欣賞到展覽就算了,還要自備一堆工具(與工具人),只為了上傳到社群網站給別人按讚,安迪・沃荷曾說過:「在未來,每個人都能成名15分鐘。」只能說重包裝的時代,人人都追求先紅再說,就算當不了紅人起碼也可以蒐集許多讚,按讚數蒐集越多、越可以塑造人緣很好的錯覺。

 

人性天生渴望被關注,如果沒有存在感,就像是被群體放逐。有了臉書後,大家自願把自己變成楚門的世界裡的楚門,買東西要上網宣告、去哪玩要上網打卡、吃了什麼喝了什麼也要敬告天下,由於別人好像都過得很光鮮亮麗,出自於一種不可說的比較心態,我們不希望自己落於人後,於是不自覺的因為「焦慮感」而更積極的刷存在,也許總有一天,連夫妻行房次數都要分享了。

 

臉書讓我們就算完全不認識這個人,依舊可以從他發出的動態對他瞭解一二,就算跟這個人已經許久沒有往來,還是可以每天按讚祝福,反正只花一秒做順水人情,何樂而不為。

 

有一年我失戀加失業,整個人down到谷底,偏偏遇上生日,還記得當天我打了一整天電動,晚餐隨便買買解決,整天完全沒有一通電話找我,結果第二天打開臉書,居然有三十多個祝福,有個朋友生病,臉書上滿滿一百多個打氣加油的訊息,不過真正去醫院探視他的,據說只有家人。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