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自戀的人沒藥醫

每個人在臉書上,或許曾經都隱藏過至少一個這樣的人:河道上充滿了他們的自拍照,吃東西照,出門健身照,早上起床照,晚上睡前照,出國旅行照,野外踏青照,身體健康照,身體病弱也會照,探望他媽媽照,路上遇到朋友照……感覺上像是在分享他精彩的人生,因為那些照片總是會搭配很勵志、很光明的字句,一開始你還會覺得他這人挺正面的,只是連看一個月之後,你會納悶:這人其實到底天天都在幹嘛?他說他去踏青,去旅行,去探望朋友,去吃美食,去健身……但我們從沒見過自然景色的照片,也沒見過他朋友的樣貌,美食究竟吃了什麼也不重要,健身到底做了多久也不清楚……因為,我們都只有見到「他」,每張照片都是「他」,他的生活裡說是充實著各種精彩,但事實上卻只有「他」,他的側臉、正臉、下巴、惺忪雙眼、不愉快的雙唇、微笑的嘴角、青春痘、鬍渣……除此之外,嗯,偶而會寫幾句心靈勵志小語,然後就沒別的了!

 

他的自拍人生在虛擬世界裡已經滿到讓人想吐了,但下方的留言裡就是會充斥著許多人的吹捧:好美、好帥、你好棒、加油、我最喜歡你這樣了、你的人生好精彩啊!……最後你選擇隱藏他,其實一方面是避免自己厭惡他,因為你真心不想討厭他,另一方面,你也不想再見證這世界的不理性了!那些無來由胡亂吹捧的人,大多對他有著痴沈的迷戀,他們就像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的負能量循環體,沈溺在一個「我好棒你好愛我」的著迷與痴狂之中。那是一個瘋狂世界,而那是界不存在著「有病快醫」的道理。

 

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他之所以會如此地熱愛自拍、如此瘋狂地想跟大夥「分享」他「精彩」的人生,肯定是來自於內心那個空虛的黑洞,需要他人的肯定、愛慕,來證明他的存在。他表面上或許是個條件不差的人,因緣巧合也吸引了不少人喜歡他,他很清楚自己擁有很多人的「喜歡」,他同時希望擁有更多的「喜歡」,空虛越深,黑洞越大,會吸進去的東西就會越多,他想要一直擁有他人的喜歡,但是,他其實不喜歡任何人,他只喜歡他自己──喔不,其實,他只是表面上喜歡自己,內心深處,他根本不認同自己。

 

自戀的另一面是自卑,對自己的不認同與缺乏自信心,他的人生其實不夠精彩,至少不夠精彩到讓他願意把他的肉體以外的一切分享給大家,他知道人必須要正面積極,所以他裝得正面積極,那些心靈小語就是他積極的證明,而且很容易就能獲得他人的「讚」。臉書上的「讚」對他像是春藥,越多他越興奮,他就越想重覆這樣的模式,去贏得更多的讚。「讚」對他來說就像是高樓的樑柱,房子的承重牆,支撐著他虛擬空洞的人生,沒有了那些讚,那個充滿泡泡的虛擬人生就會崩壞,他內心空虛、殘破的那面會暴露在外,而他就再也不存在這世界上,因為他內心根本不承認那個哀傷的自己。

 

這像是一個悲傷的故事,卻在真實人生中不停重演。我們刪除了一個,馬上就有另一個會出現。在網路上刷存在感或許是一件令人討厭的行為,同時也是一個可悲的情況。萬一那個人是你的朋友,請你不要忽視他,因為他現在的自滿相當容易崩毀,崩毀之後的狀況可一點也不讓人討厭,也一點也不好笑。「不要放棄就醫」對於他們而言,並不只是一個諷刺語,說不定是必須面對的事實。是朋友的話,就不能「放棄讓他去就醫」。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