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才不是世界末日!我的三十歲人生才剛開始

我曾經篤定的覺得到了三十歲根本就是世界末日了,一直到一兩年前我還是如此嘴硬的咆嘯著,但終於,終於,今年我就要三十歲了。

 

屆臨三十歲的心情比想像中來得平靜,但可能只是內心硬是壓下那麼一點波濤洶湧。當自己擁有最多的就是青春的時候,會覺得老去(好啦,三十歲別用「老去」,用「長大」好像比較恰當一點),會覺得長大是一件極度令人反感並且好像罪大惡極的事情,好像當歲數漸長就離單純越遠,又或是當歲數漸長,被社會化的程度越高,彷彿就會脫離最原始的快樂。但逐漸靠近世界末日的日子時,我發現其實內心的恐慌好像來自於,當自己長大了,卻根本也沒有變成那個曾經所希望變成的大人。

 

韓劇《又是吳海英》中,女主角吳海英在三十歲時發生了可能是她這輩子最悲慘的事情─被未婚夫悔婚。但我覺得被甩這件事並不是她悲慘人生的事。三十歲的她從小到大過的人生很平凡,本以為平凡已經有點傷心,但偏偏恰巧有個跟她同名同姓又同班的漂亮吳海英,兩人時時刻刻被拿來比較,好像女主角的存在只是為了襯托美麗吳海英的出色。對她來說不是那麼漂亮、不是那麼出色都不是最難過的,而是比較後被蓋上「平凡無奇無誤」的大章,而這個印記跟著她走了將近半輩子。高中畢業後讀了一所不怎麼樣的大學,大學畢業後開始了一分勉強餬口的工作,每天埋首工作堆的焦頭爛額後,時間走到了三十歲。

 

什麼都不那麼出色沒關係,但至少她也與一般女孩無異的即將踏進婚姻。未婚夫又高又帥、兩人相處的默契與甜蜜光想嘴角就裂到眼角,但被毀婚的那瞬間,不僅是世界崩塌,而是從以前苦撐到現在的力氣全被抽光,勉強有點起色的人生又被打入那個平凡無奇的地獄,好像不管再怎麼努力,我的人生就是注定不會有好事發生,就連都已經即將邁開的另一段人生都在開始的前一刻,狠狠拋棄她。

 

是不是覺得女主角熟悉呢?前半部分我幾乎每集都哭到喘不過氣,有點庸俗的覺得自己根本就是吳海英,一個人在大城市奮鬥了十一年,工作沒什麼特別的成就,男友…吳海英至少還是被甩,而自己距離上個男朋友至今也已經六年,連想演一齣分手快樂的戲碼都沒得演。眼看朋友一個一個結婚生子,又或是男友一個換過一個,即便什麼災難都沒發生,但最近越來越覺得自己的生活就是一場災難片,在職場衝鋒陷陣,在人肉市場乏善可陳。

 

三十歲生日前想細數自己這一年來的收穫是什麼,回頭想想發現得到的不多,但失去的卻是以前最富饒的快樂。這件事情讓我開始認真思考自己目前的生活是否應該改變。這一年來經歷爸爸生病、哥哥過世,甚至因為工作和家庭鬧過幾次革命,好像對人生也有點倦了,最近這一兩個月開始興起就好好認命的找份安穩的工作度過餘生,只要我愛的人、愛我的人平安快樂就好了。

 

不,一點都不好,我愛的人、愛我的人都平安快樂,但我並沒有因此而比較快樂,當自己想要改變的心意大過於可以改變的籌碼時,那種絕望是很巨大的。發現自己哪都去不了,什麼都不能做的惆悵比大考考差還天崩地裂。人生不能重來,但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你還會做同樣的選擇嗎?我會,在學業、在工作、甚至愛情。人生就是一連串選擇的累積,我討厭過那些極力否決自己過去的人,現在我也想變成這種人嗎?不,我不想。

 

戰鬥力萎靡的自己一點都不吸引人,當自己都不愛自己的時候,別說愛神,連朋友都會想說「怎麼了到底」。差不多過了三個月渾渾噩噩,每天失眠、工作煩躁,身體大病小病不斷的日子,我終於開始正視自己目前的身心狀況。積極改變的日子過得飛快;覺得自己變胖了,那就努力運動;覺得自己失眠,那就早早躺在床上,什麼都不做、什麼都不想,慢慢的也就睡著了;覺得自己被工作壓得喘不過氣,那就跟朋友到擎天崗野餐。改變的過程一點可能要勉強自己一點,但如果為了下一步更好的我,自己又為什麼要跟自己計較呢?我厭惡無謂的正面能量,但假設自己不好好振作,那又會有誰願意幫你堅強?在成長的路上我們不一定是孤單的,但在某些關鍵時刻我們一定是孤獨的,在那個階段只有透過不斷得跟自己對話,才能透視存在在內心最深層的情緒或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