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他會愛我很久很久。

其實那個時候也已經算是長大了,只是在他眼裡,我永遠都還是他們抱在懷裡的那個孩子,他永遠看的出來我的快樂與否,永遠隔著房門聽著我偷哭卻還要裝作不知道,永遠都站在我身後,很多話就算他沒有開口我也能夠聽到,要我怎麼樣都別怕,天塌下來,還有爸爸替你撐著啊。

 

那天下午老爸叫我上樓,我抱著被子沒有什麼情緒的望著天花板,起身後用蹣跚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著,也不過是一層樓的高度,卻覺得那些階梯好像比平常還要多,那段日子也比平常過的還要慢,可能是因為大多時間都癱在床上,握著手機等著他的電話吧,卻遲遲等不到。

 

午後的日光橘橘黃黃的,從客廳的落地窗灑進屋裡,那時候一向嚴肅的爸爸,樣子看起來特別溫暖。

 

他頂著斑白的頭髮,告訴了我很多,

他掛著歲月的皺紋,死命的護著我。

 

他說:

「過去怎樣的相處都不重要,那都只是過程。」

「重要的是你們心有沒有在一起。」

一時之間我還覺得怪肉麻的,從他口中聽到這樣的話。

 

接著他又提高音量:

 

「說到底,他有什麼好的!」

「誰都不能讓我女兒受委屈!」

 

我知道爸爸原本也不是多討厭他,可是我受了委屈受了傷,所以他怎麼樣都要站在我這裡啊,於是開始細數他的不好,應該是想藉此安慰我吧。不知道為什麼聽著聽著,雖然有些部份被他講的太誇張,可是心還是會有種被揪著往上提的感覺,從胸口到喉頭間的哽咽。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