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最珍貴的禮物是回憶

  文/特掃隊長

 

一樁委託工作上門。地點是一處老舊狹小的社會住宅。男性委託人已在現場等候。往生者是一位上了年紀的女性,死因是常見的孤獨死,委託人是她的兒子。

 

  看起來委託人與死去的母親平常幾乎沒什麼互動,但母子之間不像有什麼問題,感情也並非不融洽,或許是因為他自己有了家庭,為生活忙得不可開交,才會無暇顧及母親。我一邊在心裡暗自揣測,一邊跟著他走進了死亡現場。

 

  雖然往生者已經死了好幾天了,但屋內卻沒有什麼污染或惡臭,面對如此平靜的景象,我心情頓時輕鬆許多,甚至心想:「這根本不算是『特殊清掃』,只是個『清除廢棄物品』的一般工作吧。」

 

  不過,說是「清除廢棄物品」,但可以一次打包出清的雜物其實不多,因為當中還留有一些無法直接丟棄的物品。像是還能用的東西、貴重物以及有紀念意義的東西等等。

 

  清除過程中如果不先區分出需要物和廢棄物,根本無法進行全面清掃,因此,我請委託人先把還需要的物品都挑出來。當然,要是屋內的情況可怕到連委託人都不敢進去時,客戶就會很有默契地信任我們,交給我們全權處理。

 

  這個案子因為屋內狀況良好,我就請家屬先挑出貴重物品和需要物品後,再進行清除作業。

 

  作業當天,男性委託人說完「需要的東西我都帶回去了,其他的請你全部處理掉,快結束的時候再通知我,我會再過來」,便出門離開了。若是留在現場也只會沾得滿身灰塵,離開反而對我比較好。

 

  如他所說的,屋子裡剩下來的都是可以扔掉的東西。既然是廢棄物,我就能大膽放手處理,不需要小心翼翼地幫客戶打包或是搬運出去。

 

  屋子整理得差不多後,我開始清理收納空間。房間壁櫥裡塞滿了物品,不過,幾乎都是收納箱和衣物箱,而且每個箱子都貼了標籤,清楚註明裡面裝了哪些東西。

 

  「整理得這麼有條理,想必是位一絲不苟的人吧。」我一面感嘆往生者的有條不紊,一面動手將這些物品搬出來。

 

  整理完壁櫥,繼續清理上方的櫥櫃。這裡的物品也和壁櫥一樣,全都用箱子整理得井然有序,在確認了每一個箱子的標籤後,我便將它們一一搬出去。然而,就在準備搬出去時,我發現一個放在最深處、也最難拿出來的紙箱。由於外觀十分老舊,便以為「這肯定是要丟的東西」,正準備將它搬出去時,不經意地又看了標籤一眼,才發現標籤上寫的好像是人名。

 

「這名字該不會是……?」標籤上寫的其實正是往生者的兒子,也就是委託人的名字。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