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該怎麼對妳說,我何必在意吵不吵得過妳呢?

文/蔡詩萍

 

我對老朋友說,婚後最怕的是,只要我跟妳意見齟齬吵起架來,妳就會翻舊帳。而一翻舊帳,我幾乎沒有贏妳的機會。

 

有時,連我都忘掉了的一些事,妳竟然可以如數家珍,像按下啟動鍵一般,一件件,一樁樁,連珠砲似的,一股腦兒的,從記憶匣裡傾巢飛出。

 

像玩接力籃球一樣,妳若一球一球丟過來,再快我也接得下,可是妳若一次丟兩球,丟三球的,我自然破綻百出,疲於奔命了。

 

「會嗎?」「會啊!婚後不久就領教過了,很吃驚呢!」「看不出喔!」「所以才很意外啊!」「其實……」「其實什麼?」「其實……」

朋友囁嚅的,猶豫著……

「其實女人皆如此啊!這樣講,你會平衡一些嗎?」他看看我。「啊,這樣啊,不會平衡一些,不過會好受一些是真的。」我點點頭。

我跟朋友的對話結束。問題既然回到了女人皆如此,那也就等於沒有標準答案了。而各家的答案,要靠自己去摸索了。

 

我是很不願意跟妳吵架的。

 

一來,我本來就不愛吵架。總覺得吵架像玩命,腎上線素徒然激增,面紅耳赤,心跳加速,全身緊繃,本來可以論理的事,一下子,也被自己的焦躁給干擾了,什麼道理也說不清了。

 

二來,我委實也不會吵架。吵架一定是要堅決相信自己是對的,對方絕對是錯的,才能讓架吵得天翻地覆,理直呢固然氣壯,理即便不直仍然要氣壯。我這種天生雙魚座,知識上的相對論者,總相信意見跟我不同的人也不是完全沒道理的。別人吵架,我當第三方,持這立場倒算客觀,可以評價他們的對錯。但自己吵起架來,可就吃虧大了。還沒吵,承認對方也有道理,就先輸三分了。吵起來,處處給對方餘地,簡直是從頭輸到腳。

 

三呢,欸,妳還真是很有吵架的本事。既懂力爭到底,又可舉一反三,更可負隅頑抗,尤其搭配感性訴求,我幾乎沒有一次跟妳發脾氣,或引發爭執之後,我是能全身而退的!

 

記憶中,確實有一次,我生氣了,妳不服氣,我們爭執了。鬥氣三天後,是妳先道歉的。

 

事情原委是這樣的。那天我在辦公室,電話響了。那端一位女生客氣的問:

蔡先生嗎?

是啊我是。

蔡先生你上次賣給我們的書,裡面有些信件,我們怕你會想保留,所以通知你,看你要不要再看看。

喔,你們搞錯了吧!

啊,會嗎?你是蔡先生本人嗎?

是啊我是啊。

那就沒錯啊!這些書是從你蔡先生那拿回來的啊!

咦,奇怪。可我並沒有給你們書啊!

噢,這樣啊……啊對啦,我們沒說清楚,是你太太叫我們去你家清理出來的一堆書啦!抱歉沒講清楚。裡面有一些私人信件,我們想你恐怕還想要保留,所以打這電話問問……

 

對方是二手書店。我終於弄清楚了。我有一堆書到了他們手上,他們整理時發現了一些我的私人信件夾在書裡,所以好意通知我,不料,却引發了一場我跟妳的,綿延幾天的冷戰。

我於是打電話給妳。

 

「老婆,剛剛有一家二手書店說我有什麼書在他們那,怎麼回事?」

「喔,我,嗯,就是你書房裡不是堆了很多架上放不下的書嗎?」妳解釋著。

「我知道,那妳是怎麼了?」我語氣冷冷。

「那我就想,想啊反正堆在那你也沒看啊,我就整理整理,賣給二手書店啊!

整理出空間,你也可以放新的書嘛!」妳應該聽出我的不悅,試著緩和氣氛。

「妳賣了幾本?」

「不多啦,幾十本吧,最多百來本吧!」

「書店的說法,看來不止!」我是生氣了。

「大概兩三百本吧!」

「不可能,不止吧!」

「嗯,也許五六百本吧!唉唷,我也沒仔細算啦,大概五六百本吧!反正堆在那你也都沒看啊!」妳被我逼的也有些不耐了。

「妳不覺得很過份嗎?明知是我的書,為什麼都不事先問我一聲!」

「啊你也知道啊,一問你,你又會說你自己整理。哪一次你自己整理,會整理出結果的!書房不是越堆越滿啊!」換妳語氣不悅了。

時報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