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幸福,也許是一連串的剛好

女孩癡癡等一個男人等了十五年,從未成年的十七歲,到法定高齡產婦的三十四歲。

 

她們是高中時的學長學妹,純純的初戀毀在男孩上大學後瘋狂玩樂泡夜店後的出軌,女孩努力考上了跟男生同縣市的大學、努力改變自己、努力挽回對方,結果大概是太努力了,於是被男孩狠狠吃定,成為萬年備胎。每一次她都以為男孩跟現任分手就輪到自己了、養好失戀的傷就輪到自己了,結果卻只得到男孩一句「妳對我很重要」。她若肯接受,還有個第三者的位置可容身,她若拉不下臉,就是個男孩的新女友一吃醋發飆,就得斷了聯絡的異性朋友。

 

朋友都勸她別傻,但她就是不聽。她最喜歡的一首歌是張宇的《愛過境遷》,歌詞唱道:「不能是情人,就讓思念自生自滅」。有次她跟我說,她看新聞上說到,張宇年輕時很花的,和初戀情人十一郎分分合合,但最終倦鳥歸巢仍是走到了一塊兒。而我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一直到前年的鬼月,男孩出了車禍。

 

這不是偶像劇,所以並沒發生什麼可歌可泣的奇蹟,男孩人沒事,只是撞斷了兩顆門牙。植牙手術很貴,男孩暫時負擔不起,於是變得有點自卑,不愛出門,更別提認識什麼新的妹,於是女孩從選項之一瞬間變成他的唯一。女孩不離不棄,一年半後男孩補好了牙,兩年後迎來了婚禮。

 

癡癡等了十五年,居然修成正果,簡直像賞了我們這一干罵過她傻、罵過她笨、鐵口直斷她不會有結果的人熱辣辣的一巴掌,於是她發喜帖時,人人臉上都有著一點奇怪的不自在。大概是為了化解尷尬,友人A拖我下水,半開玩笑的說:「以後飄寫稿,不能再說『浪子不會回頭』了,活生生有了男人被女人癡情感動的例子擺在眼前嘛」,我想不出來要回應什麼,倒是女主角自己笑了出來,說:「其實我本來已經不抱希望了,這次在一起阿,只是想說反正我當時身邊也沒有人。以前一有機會,我就想牢牢抓住他,所以老是在跟他吵架,這次想說隨緣了,反而處的比較好。」

 

在這個故事裡,我看到的,不是一片癡情能感動了誰,而是再多的努力,都得還要恰逢其時的運氣。

如果不是男孩撞斷了牙,他們不會有整整一年半無人打擾的時期;

如果男孩撞斷牙的時間往前提個幾年,遇上女孩還是一心想抓牢他的時期,即便在一起,也會再度分開;

其中有那麼多不可控的因素,只能說是緣分。

 

很多時候網友們總會問:「我再等下去他真的不會回頭嗎」「我跟他真的沒有可能了嗎」,而我總是難以回答。有些愛情,看著是希望渺茫,可是,再渺小的希望仍是希望,要不我們何必將發票細細收藏,每個月對獎。

一切的一切,評斷標準只在於你自己,只在於你認為對方值不值得。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