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那時候,我不懂害怕

晚上九點,我從辦公室走出來透透氣,仁愛路上比鄰相依的建築物中,那一小塊空地裡杜鵑花叢正在輕輕喘息,一隻橘色豐滿的貓咪以一種悠閒的姿態走到路燈下,再輕盈地跳上水泥圍牆,背對著我,那一條肥美的尾巴在圍牆上左右擺盪,最近的晚上沒那麼熱了。

 

秋天是不是就要來了,我抬頭看向那高瘦的樹,什麼品種我當然分辨不出來,不算茂密的樹葉在樹枝上被風吹的稍稍晃動身體,是不是其中有誰已經想要離開這裡。

 

在分開數月後,他曾經問過我,還會不會常一個人騎腳踏車去公園散心,說也奇怪,回到一個人後我就不太做這樣的事情了,從前還在一起的時候,堅持不讓他跟的原因是想保留一些自己的時間和空間,之後,時間太長、空間太大,就也沒必要特地挑地方獨處了,反正怎樣都是一個人。

 

記得那時候晚上的公園,我邊騎腳踏車邊聽著音樂,總會有像現在這樣微微的風吹來,沒有什麼太多要擔心的,也從不覺得害怕,反正總有個人會等我回家。

 

可能我們就是這樣吧,當心裡有了一個寄託,就算那個他不在身旁,還是可以感受到、想像到他掛心你的模樣,所以做什麼事都更加勇敢了,就算跌倒受傷,也還會有個他嘴上雖然又念又罵的,卻依然動作溫柔的照看著你啊。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