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戀愛寶可夢的亡命之徒

我有一男性友人,自從離婚後就以「被放出籠子的猛獸」自居,決定餘生就是要當個浪子,他說想試試看不同星座、血型的女人各有什麼特色,算算一共有48種組合,如果再加上生肖更不得了。他的手機下載了所有的交友軟體,就這樣真的從牡羊座開始收集,花了大約三年的時間,前陣子他說12星座的女子,再差二個星座他就全部交往過了,所以下一段戀情就鎖定這二個星座的女性。

 

友人就一位大叔,說錢沒啥錢、工作不過一般、長相也中等,而且他都擺明自己的愛情觀是『開放式關係』,就是說我不會只跟妳一個人交往就對了。這樣居然也可以把到一堆女友候選人(或者講精準一點,砲友)。原來秘訣就在他很會營造浪漫氣氛、而且挑對象精準,看著他三年多下來,平均三個月就換一個新女人,也不得不讚嘆他的確已經是浪子界的曲球大師了。

其實也不是沒有翻船的時候,這三年間他遇上一個癡情的射手座女子,那女子為他罹患重度恐慌症還自殺,對方親友去他公司鬧過好幾次,差點工作不保,他只好不時安撫射手女,就怕再出什麼意外。

 

問他:「交了這麼多,難道就沒有一個女人能讓你產生想安定的念頭嗎?」他說:「當然也有,但如果發現自己要陷下去,我會馬上抽身。」

「這不是很奇怪嗎?被愛也愛上了對方應該很幸福,要珍惜才對吧?」

「要安定也要等我把全部的星座血型收集完畢再說啊,我成就還沒達成耶!話說妳不是XX座嗎?我還沒碰過這星座耶,妳就跟我試試吧?」他笑,我只能狂翻白眼,老實說之所以還能跟他作朋友,也是因為他玩歸玩,卻始終說清楚講明白,上床總帶保險套,事後能負責的也盡量負責。

 

不過雖看似得意,像踢遍武道場的大師,只差百變怪和魔牆人偶還沒收集,可惜戀愛寶可夢的機制畢竟與遊戲不同,在我認真觀察後,我覺得友人內心其實非常不快樂與空虛。來來去去那麼多女人,沒有一個進入到他的內心,他也只是熟練的抓怪,麻木的練功。

 

由於花名在外,親友自然不敢介紹對象給他,家人不苟同他一把年紀依舊對情感輕浮,想認真交往的女生不是找到穩定對象,不然就是不接受『開放式關係』,於是對象越換越歪,包括有夫之婦、吸毒酒店妹..,偶有幾個好的,也因為他吝於付出、不肯穩定黯然離開。

 

生於香港長於台灣,從事文案和企畫多年,做過不少跨界的事情,但不脫人文、藝術、文化的範圍。最近幾年離開朝九晚五生涯,成為自由工作者,除持續從事企畫工作外,亦朝寫作與影像創作努力。 性格既靜且動,即使生活在繁忙的都市,仍然保有心中一片花園與海洋,希望不久的將來能移居到安靜的小鎮,最嚮往有天能到阿拉斯加或北極親眼目睹極光。 和兩隻貓一起生活,母貓重達七公斤,正為了牠的體重持續奮戰中。 著有:《不管你捨不捨得,許多事遲早要放下》、《當你不能享受孤寂,你注定無路可去》、《支撐你的, 往往也是讓你崩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