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性愛誘惑心理學:他總是不想要,怎麼辦?

Share

遇見他們是在某一個炎熱的星期天下午,Jack一如往常穿著合身而且熨燙良好的襯衫,Lisa則穿著碎花點點的洋裝,兩個人謙恭而有禮貌地坐下來。那是我第一次找伴侶一起來談,要很努力才能控制住自己的手不要發抖<1>。

Advertisement

「老師你不用緊張,我們不會把你吃掉!」Lisa說完這句話,我們三個都笑了。

「哎呦,你也知道我有點緊張。今天兩個人好不容易一起來,想談點什麼呢?」我趕快轉移話題,心虛地對Jack微笑。

「我覺得,他最近總是一直逃避跟我做愛。」Lisa說,整個空間溫度瞬間下降20度。

「哪有?」Jack立刻反駁,又下降了10度。

「上次我們去看《樓下的房客》,回家的時候我跟你說我很想要,你卻說你很累想睡覺。但我覺得你根本是裝的,看那種片根本睡不著!」

「那天我就真的很累呀!」

「很累你還玩手機!之前買泳裝的時候也是啊,你根本就不看我!」Lisa大聲地說完,Jack沒有做任何的回應。

幾分鐘過去,這種寂靜,似乎就像是他們平常天天會上演的劇情。

Lisa抱怨,在一起兩個多月開始,兩個人做愛的頻率就減少了,最近一次做愛幾乎是半年前,那一次還草草結束,兩個人感覺都很差,Lisa覺得沒有「到」,Jack覺得浪費時間。他總是以很累、很忙為藉口,可是敏感的Lisa知道,他只是不想做愛而已。前幾天她下班回家,發現Jack在書房裡面打手槍,「所以你寧願看波多野結衣也不願意看我?」兩人為此大吵一架。

有了這些資訊之後,你覺得Lisa和Jack,他們在感情裡面想要的是什麼?他們之間欠缺的真的只是性而已嗎?

性愛背後的擔心

「不論來訪者只不知情,通常他們第一個問的問題,都不是他們最擔心的問題。」我想到之前一個老師在督導的時候說的這句話。

以Lisa的例子來說,她當然也在乎為什麼伴侶不跟她做愛,可是或許她更在乎的是:

˙我對這段感情失去了控制感

˙他不再渴望我的身體,會不會有一天他就離我而去?

有些人之所以會對性行為頻率下降感到不安,可能是因為他們把「做愛」和「愛我」劃上等號。

然而,這個等號是真的嗎?事實上,幾乎所有的研究都發現性滿意度和關係滿意度成正相關(Pedersen、Blekesaune,2003;Schwartz、Young,2009),不過知道這個沒什麼用,真正重要的是,那些對於性愛感到不滿的人,他們失去了什麼?

答案是「親密感」(intimacy),一種覺得彼此了解,可以互相依靠的感覺。

心理學家Kevin Leman指出,女性的「想要系統」源自於可以感覺到被愛、親密、受到寵愛尊重的感覺,其實說穿了,就是親密感。

不過,如果你的男人總是很冷淡,那可能感情並沒有這麼複雜,只是習慣與缺乏誘惑而已。

四個誘惑領域

如果從行為學派的角度來看,同樣的酬賞持續ㄧ段時間之後,引發的反應就會下降。同居很久的情侶或夫妻,老是一成不變的性愛招式,因為缺乏新鮮感,當然不會想要再耗費心力做同樣的事。如果上一次的經驗不是很好,有可能因為把做愛當成是一件嫌惡的事情,變得恐懼、想要迴避。

至於缺乏誘惑,Kevin Leman(2011)回顧了過去研究,整理出4個誘惑、激起情慾的領域:

1.視覺:可能是若隱若現的衣服,或者是一些激情的畫面、小說裡面撩人的文字等等。

2.觸覺:透過撫摸、愛撫,變得口乾舌燥、想要。

3.聽覺:有些人是聽覺型的,例如喜歡伴侶在耳邊用細微的聲音說情話,或是在日常生活當中聽到對方稱讚他的穿著、講一些很親密的語言等等。

4.關係:因為覺得兩個人的關係越來越靠近、越來越好,而越來越想要。

換言之,你可以透過觀察他平常最敏感的領域是什麼,然後對症下藥,1~3都還算好辦,做足前戲或是買件內衣就可以搞定,最困難的是4。

或許缺的不是做愛,而是好好談愛

和Jack 與 Lisa談到後面幾次之後才發現,原來這段感情包括性愛,從頭到尾都是Lisa一個人一廂情願,Jack只是配合,不想要讓Lisa失望<2>。沒想到日子一久,卻也離不開她了。一直以來他抗拒做愛,是因為他怕那一天避孕措施沒有做好,有了小孩,他們就要結婚了。

可是Jack打從心裡沒有打算和Lisa結婚,於是這個看起來是性愛的問題,真正潛藏在深處不能說的秘密是「承諾」的問題(你可以想想,我不想和你做愛,以及我不想和你永遠在一起,那一句話比較傷人?)

他們是第一對在我面前好好談分開的伴侶,過程當中當然也經歷了非常多的暴怒、哭泣、沉默,但最也發現,這種互相的委屈並不是他們想要的關係。兩人離開的時候雖然滿臉眼淚,但眼淚裡面似乎是悲欣交集。

「雖然很捨不得,但總算說出了我真正的想法」Jack說。

「我走的時候,你不准再給我去浪費別的女人的青春知道嗎!」Lisa用拳頭敲了一記Jack 的頭,兩個人又哭有笑的,即使是在分別的這一刻, Lisa仍然想要抓住一點什麼。

「伴侶治療真正目的,並不是讓兩個人永遠在一起,而是讓兩個人更懂關係裡面的自己。」看著他們的背影,我好像漸漸也懂了一些什麼。

海苔熊

註解

<1>本案例經同意後潤飾刊出。

<2>這稱作「性愛退讓」(Sexual compliance),指「不想要但仍然和伴侶做愛」事實上,有17%的性行為是如此,因為至少有一方不想要,所以結果通常不會太滿意(Vannier、O’Sullivan,2010)。

延伸閱讀

Leman, K.(2011)。Sheet Music: Uncovering Secrets of Sexual Intimacy in Marriage(床上:心理學家才懂的性愛誘惑心理學)。新北市:野人文化。

Pedersen, W.、Blekesaune, M. (2003)。 Sexual satisfaction in young adulthood – Cohabitation, committed dating or unattached life?。Acta Sociologica, 46(3),頁 179-193。

Schwartz, P.、Young, L. (2009)。 Sexual satisfaction in committed relationships。Sexuality Research and Social Policy, 6(1),頁 1-17。 doi: 10.1525/srsp.2009.6.1.1

Vannier, S. A.、O’Sullivan, L. F. (2010)。 Sex without Desire: Characteristics of Occasions of Sexual Compliance in Young Adults’ Committed Relationships。Journal of Sex Research, 47(5),頁 429-439。 doi: 10.1080/00224490903132051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性如止水

Advertisement
海苔熊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