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可不可以,別對我說謊

她說,男友愛說謊。老騙她說要加班、或者回家了、準備睡了,其實卻和朋友出去玩,再這樣下去都不知道還怎麼相信他了。

 

我問她:「那如果男友誠實說要跟朋友出去呢?」她愣了愣,說,她不喜歡男友那些狐群狗黨,也不喜歡男友跟他們的小世界不讓她參與;我再問她是否跟男友討論過這個問題,她說,討論過幾次,每次都不了了之、吵架收場。

 

我忽然想到了某一任男友,他表現關心的方式,就是管我幾點睡覺,只要發現我熬夜晚睡,就是一頓好罵。於是,我很快就學會毫無愧疚的說謊,就像所有說謊被抓包還能理直氣壯覺得自己沒錯的人一樣,覺得這只不過是小事,我又不是背著他出軌,只是兩個人觀念不同而已。

 

可是,解決觀念不同的辦法,不是溝通嗎?為什麼是說謊?

 

當時身處其中,看不清問題所在,只覺得不過是作息問題。可現在回想,卻終於明白,我之所以說謊,是因為我從來不認為他能理解我。說白了,我是焦慮而且想得很多的人,如果不夠累,躺上床腦子自然開始思考最近一切的不順遂,越想越清醒,躺上四、五個小時仍了無睡意是常事;可是他粗神經,老認為一切敏感多思的人都是自尋煩惱,平常我講講自己的煩惱,他永遠是一句「不要想那麼多」,若我再想說,他便認為那是我沒事找事,不會有安慰,只會有批評,最後還要指摘起我的興趣,雖然那時候我還沒出書,只是喜歡寫,但他喜歡單純的女生,會為了男友送一隻大玩偶而興奮尖叫、還幫玩偶取個疊字名字的那種可愛女孩,看到我買書、還是轉貼文章就翻白眼,覺得那些都是妖言,迷惑了我這個無知大眾。

 

其實我們從頭到尾就是兩個世界的人,我的一切他都看不順眼。我說謊,是因為他不會懂,所以我何必說,是因為他不會接受,我也不可能改變;原來,我們是兩個世界的人,倚靠著無數謊言,才勉強搭起了一道巍巍顫顫的橋梁,拆穿了謊言也就拆掉了橋,兩個人連靠在一起的機會都不會有。

我說謊,但不只是騙他,更是騙自己「只要這樣我們就可以繼續在一起」。

說謊是錯的,但是,真正讓我們無法在一起的原因,並不是說謊,而是一直以來,被我用謊言掩飾的、彼此之間的巨大差異。

 

沒有人喜歡被騙,謊言揭穿的時候,特別讓人覺得自己是個傻瓜。

但其實,也沒有人喜歡說謊,因為我們都希望,真實的自己,能被另一半接受,即使是我們不那麼可愛的一面、不那麼善良美好的一面,對方都不會因此大驚小怪,急吼吼的指責我們錯了、要求我們修改,而是理解我們的無能為力。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