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愛情是大學的主旋律,瞎了眼的挺多的

文 / 東土大唐

 

  各省高校的錄取分數線最近陸續公佈了,兩個月後,又將有一批毛頭小子懷揣各種夢想,踏入某座或熟悉或陌生的城市校園,開始一段奇妙的青春。

 

週末恰好在南京出差,十四年前我也是在夏天到了江北那座荒涼的校區,開始大學生活的。如今的南京處處在基建,機器轟鳴,塵土飛揚, 梧桐也伐了不少,少了幾分當年的靜默。我就讀的校區也搬去了仙林,舊址成了金陵學院。我開著車在這座舊識的城市裡晃蕩,不免有些恍惚。紅燈時,我照照鏡子,裡面的人也不再是容貌清秀、眼神迷茫的少年。十四年,紅塵變幻,物是人非。我仔細地回憶自己的大學生涯,仿佛也沒什麼值得記述的。

 

  時光久遠,我都忘了當年報到時,是哪位學長接待的我,只記得浦苑的大平臺人山人海,新生充滿期待地尋找自己院系,如同尋找一份幸福的歸宿,而老生則熱情地接待著學弟學妹,更熱情地接待著漂亮的學弟學妹。這樣的迎新一年一次,去年還略顯稚嫩的青澀師弟,一年後便成了在人群裡熟練搜尋美女的鹹濕師兄。我當年就是其中之一,可惜造化弄人, 幾次迎新接到的都是五大三粗的糙漢子。這可能跟我讀理工科也有關係,眾所周知,在這樣的科系裡,遇到漂亮學妹的機率,比走在路上被雷劈都小。

 

  本系的資源少,只能把毒手伸向同鄉。大凡熱衷於搞同鄉會的師兄, 幾乎都有把妹的嫌疑。新來的學妹孤身在陌生的城市裡,寂寞又缺乏安全感,突然聽到師兄一口鄉音,多麼親切啊!再聊幾句家鄉的人和事,立馬距離拉近了不少。殊不知師兄正是想借此機會乘虛而入,把老鄉發展成老相好。當年我們同鄉會上,就有人如此成功騙取了無知師妹的歡心,簡直喪心病狂,完全沒把我這個同鄉會的組織者放在眼裡。

 

凡認真走過,必留痕跡。凡認真追過,也必有奇跡。在大學校園裡, 郎才女貌,令人欣羡的佳侶時常能有,而各種不搭調的組合也並不少見。我見過一米九十多熊一樣的男生,牽著一米五的女友夕陽下散步,遠看就像是在遛狗。也見過清純可人的系花,與邋遢磕磣的男友親嘴,遠看就像是在喂豬,簡直令人哀其不幸,怒其不爭。相比踏入社會以後,這段時期裡,逆襲的可能性要大得多。愛情是大學生涯裡的主旋律,可能人人都期待在最美的年華裡去愛和被愛,所以造成了一定程度上的寧濫勿缺。

 

  大學愛情鮮有完美結局的,但過程美麗同樣重要。愛情也是我大學時期的一條暗線,在如夢一樣的幾年裡,愛過一些人,傷過一些人,不過最後也錯身而過了。十四年後,當年的悲歡離合,都在時光裡發酵成了青春的紀念。

 

  週末南京的陽光異常好,透過車窗刺得我睜不開眼,如同當年那些美好的陽光燦爛的日子。我突然很想回浦口的舊校區看看,不為曾經愛過的人,只為自己揮霍在校園裡那段愛過的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