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2)

Share

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1)

Advertisement

文/東野圭吾譯/王蘊潔

我和智彥在剛上中學一年級後不久就成為好朋友。午休時間,我主動向正在看科學雜誌的智彥打招呼。

「你覺得真的有磁單極嗎?」那是值得紀念的第一句話。

他立刻回答說:「即使在量子物理學中假設磁單極存在,但我覺得應該會有矛盾。」

那是我們認同彼此的瞬間,然後雙方互不相讓,爭論不休。中學一年級的學生當然不可能理解基本粒子論,只是相互賣弄一知半解的知識而已,然而,這場爭論卻充滿了之前從來不曾體會過的新鮮和興奮,我們立刻變成了摯友。

他的右腿不方便這件事完全沒有影響我們的友情,他具備了深奧的知性和敏銳的感性等很多我所沒有的東西,他的意見經常對我造成良性刺激,為我修正軌道,避免我選擇平庸的道路。我持續為很容易封閉在自己小宇宙內的智彥帶來外面世界的風,所以我們之間是平等互助的關係。

雖然我們可說是親密無間,但其實有一道無法填補的鴻溝。雙方都發現了這件事,只不過誰都不願提及。

那道鴻溝就是戀愛問題。

我加入了社團,所以交友廣闊,也因為這樣有了不少曖昧對象,甚至和其中幾個人發展成戀人,但我從來不在智彥面前提及她們的事。雖然我原本覺得不必過度在意,也曾經試著和他聊這件事,但每次氣氛都變得很尷尬,最後兩個人都不願再提這方面的事。

只要智彥能夠交一個女朋友,就可以輕易解決這個問題,然而事情並沒有這麼簡單。他外形瘦弱,又戴了一副深度近視眼鏡,的確感覺弱不禁風,但我認識好幾個外形比他更不起眼的人,身旁卻都有一個漂亮女友。那些年輕女生不願接近智彥的原因,絕對和他的身體障礙有關。我曾經在高中時,聽到女生議論他,讓我深刻體會到,原來一隻腳稍微有點不方便,竟然會帶來如此大的負面影響。

大學時,曾經有一次我硬拉著智彥去和女大學生聯誼。因為我聽說那次來參加聯誼的都是時下難得一見的乖巧女生,我期待智彥可以和她們談得來。沒想到我的期待在三十分鐘後就落空了。那些女大學生只關心我們男生的滑雪和打網球的水準,以及開什麼車子。中途智彥向她們發問,她們完全無視,根本沒有回答。另一個男生貼心地向她們說明智彥的腳的事,下一剎那,尷尬的沉默立刻籠罩全場。智彥忍無可忍地站了起來,我立刻起身去追他。

「以後你自己去參加聯誼就好。」智彥回頭對我說,我什麼話都答不上來。

之後,我和智彥之間很少聊起戀愛的話題。我們進研究所後不久,他和同校的大三女生交往,沒想到對方只是尊敬他的學力,智彥卻誤以為是愛情,也把她介紹給我認識,但那個女生卻當場聲明,她並不打算和智彥交往。當時的尷尬至今回想起來都會不寒而慄。

因為曾經有過這樣的往事,所以這次聽到智彥的事,我內心興奮不已。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或許比他本人更高興。

智彥告訴我,他的女友叫津野麻由子。雖然我完全無法想像對方長什麼樣子,是怎樣的女生,但我對著這個未知的女生祈禱,希望她可以持續愛智彥,希望他們能夠修成正果。

然而,當我一見到津野麻由子,這種想法立刻煙消雲散。

出現在我眼前的,就是之前在京濱東北線上看到的那個女生。雖然她頭髮剪短了,但絕對就是她。我有大約一年的時間每週都注視她的臉,之後她的面容也經常浮現在我腦海中。

她也看著我,露出有點驚訝的表情。我們四目相接,那是我們隔著電車門相互注視之後,第一次正視對方。

《明天待續》

本文出自《平行世界的愛情故事》皇冠出版

【想看更多到博客來】

Advertisement
皇冠文化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