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你再也找不到像我這麼愛你的人了。

圖文/DEBBY W∞ 

 

我的自尊好像只在打算分手後才會出現。

 

用譬喻來說,自尊就像是動作片裡行事俐落的殺手——身旁的那個拖油瓶,感情裡如果老是要顧著它,那三個人裡面總有一個要受傷。就算自尊最後毫髮無傷地在一旁馬後砲地說:「我就說你剛剛太衝動了吧!」什麼也早就被毀得一塌糊塗。

 

但它其實一直偷偷地陪著我,在我最愛你的時候、我最恨你的時候、在我感到最幸福的時候、還有為你哭得最絕望的時候;它又像木訥的朋友,在我身邊待著,來代替不知道怎麼說出口的安慰。

 

「你再也找不到像我這麼愛你的人了。」

 



這句話總是緊跟在自尊身後出現,和你在一起愈久,這句話從嘴裡的呢喃逐漸變成在心裡大聲地嗡嗡作響。有過那麼一、兩次,偶爾我用撒嬌讓這句話脫口而出,好像這樣就可以聽到你毫無防備的回答吧。

 

只是矛盾地,在我竊喜竟然就這樣輕鬆占了上風的同時,卻忘了我也不過是拿著「你的」承諾當作「我的」籌碼。而籌碼有效的前提是簡單的三個字:「相信你」。只有當你有足夠資格傷害我,我說的「你傷害不了我」才能被充分證明吧!

 

說這句話的時候有很大一部分其實是在自我安慰,好像這樣說之後可以顯得自己更灑脫。我以為只要說得理直氣壯,就能夠多少遮掩住不夠內斂的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