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面具後面的你,是誰?

前幾天朋友領我們玩一個有趣的遊戲,他從日本帶回來了一個廟會用的那種狐狸彩繪面具,請我們其中一個夥伴戴上(稱呼他為狐狸女好了),然後邀請我們大家和這位戴面具的人講話。那時我心想,只是戴上面具而已呀?我們都知道面具底下的人是誰,和平常說出來的話會不一樣嗎?沒想到,第一句話就出乎大家的意料!

 

「你是誰?」朋友A說。

「那你是誰?」狐狸女說 。

「我是你朋友!」朋友A說。

「那明天呢,明天你還會是我朋友嗎?」狐狸女說。

「會啊!」朋友A說。

「那後天呢?那明年呢、後年呢?」狐狸女說。

 

不知道大家從這樣的對話當中看到了什麼?我的感覺是,狐狸女似乎有很多的不安、尤其是對於人際關係、感情的維繫的不安。我不確定那是什麼,但可以確定的是戴上這個面具以後,她講出了許多平時不會對大家說的話。

 

我原本還在想,是不是那個面具有什麼通靈的能力,但後來發現其實不論帶什麼面具結果都是一樣的,這樣你可以好好的藏在某個東西的後面,就能夠說出心裡面那些原先不敢說出的渴望。

 

人格面具

 

狐狸在日本的故事中,總是帶有靈性、吉祥、神的使者的象徵,當狐狸女戴上面具,想著要怎麼樣才能夠讓大家認為他是隻充滿靈性的狐狸呢?於是他想到了中國禪宗話頭禪的修行法門:「我是誰?」,於是他想帶著這個問題問問朋友,我們真的知道我們是誰嗎?今天我是我,明天的我跟今天的我會一樣嗎?體重可能重了一點,近視可能加深了一點。那關係呢?所謂緣起緣滅,今天我們是朋友,明年緣滅了,大家各奔東西,還是像現在這樣這麼要好嗎?*

 

不過儘管狐狸女設計好了這段對話,也許這段對話除了表現並無所謂的實相的道理外,或許當他第一個念頭想要設計對話時,多少反映了內心對關係的看法,也許曾經受傷了、不安了,才能認清了關係的本質並非永遠穩定,才能夠相信所謂的「空」吧*。

 

其實,不只是這個狐狸女,在生命當中的很多時刻,我們從未真正把面具拿下來,那是因為這些面具,是「有用」的面具(presona)(申荷永,2004)。

 

「每一個症狀都是有功能的,每一個人在不同的場合所表現出來的樣子,都有它存在的價值。」我記得多年前一個老師告訴我,其實我們在不同人面前呈現的樣子,就是我們的人格面具。

 

女兒的面具、女朋友的面具、妻子的面具、同學的面具、員工的面具、路人的面具,當你不知不覺的戴上這些面具,你也會隱約地說出這個人格角色下「應該」說出的話——例如,你可能在朋友面前罵髒話,但不太可能在老闆面前罵,(除非你不想要做了);你可能願意在男朋友面模仿鳳梨蘋果筆,但你要有很大的恥力才能在斑馬線上跳給路人看。

 

 

如果你曾被說「臉很臭」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