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是什麼,讓我們面對背叛,如此盲目?

文/ 趙安安 


明明知道你愛的,甚至有了他/她,卻依然無法堅決轉身。在這個城市裡,有多少人像蝸牛一樣,住在自己的殼裡,像是美麗的海市蜃樓,卻不願相信,真相就像背上的殼,一擊即碎。

 

對背叛視而不見,是人類的保護機制

 

美國俄勒岡大學心理系弗爾德(J. Freyd)和比勒爾(P. Birrell)教授進行了一系列的研究,發現人在面對背叛時,通常都是視而不見的。

 

是什麼讓我們面對背叛,竟如此盲目?

 

從我們出生面對家人,到上學面對老師、同學,出社會面對上司、同事,結婚後面對伴侶、孩子等等,一生中可能要面對背叛的時刻,實在如恆河沙數。但我們往往對於多數的背叛是視而不見的,甚至事實擺在面前也情願自欺欺人,只要那件事沒有大原則上的侵犯,只要我們跟背叛者還需要合作共存。我們似乎只會對一些嚴重的背叛事件才會有所反應。

 

為什麼人類千萬年來會形成這樣的默契呢?研究者解釋道,通常我們出生後面對的第一次背叛,是來自照顧者,比如父母的背叛。答應了乖乖吃完飯,就能去海洋公園玩;考試一百分,就能得到一台機器人……如此這般,而父母又並未履行承諾。當我們還是小孩時,頭一次遇到這樣的背叛,是感到憤怒,想要反抗,不願合作的。

 

但人類有生存的本能,小小的我們要想活下去,就得繼續跟這個背叛者,也就是照顧者合作,即使對方多麼的不講信用。所以我們寧願選擇視而不見,不讓事情浮上台面,影響了我們跟照顧者的關係。

 

我們為了生存,為了活得更好,而選擇視而不見。久而久之,我們就形成了一個自我保護的機制――在面對背叛時,漸漸麻木;除非刺激夠強大,否則不能喚醒我們對這件事實的感知。

 

這讓我想起一些政要人物的例子,例如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的性醜聞。妻子們通常是第一個跳出來告訴全世界:我相信我的丈夫是無辜的,他是清白的,請你們也相信他。若是調查屬實,這時候記者再去採訪太太們,她們通常會說:我願意原諒我的丈夫。她們在公眾面前從頭到尾都保持著寬宏大量,哪怕是忍辱負重去偽裝信任。

 

我有一位個案,她在很久以前就知道丈夫有第三者的存在了。她生氣,不只是因為丈夫有小三,而是因為身邊很多人跟她說出了這個事實。儘管有種種消息證據指向,她仍然跟告知她的人說:我選擇相信他。這件事拖了好幾年後,先生終於親口跟她坦白,然後他們辦了離婚手續。

 

我問她,為何不願承認這段感情早有第三者了呢?

 

她低下頭來沉默了一陣後,抬起頭對我說:「安安老師,因為我太愛他了,所以我接受不了他有第三者,寧願選擇相信他,那樣會讓我好過一點。」她就像個無依無靠的孩子,因為要活下去,所以選擇對先生的背叛視而不見。

但這其實不是因為她太愛他、沒有他的愛就活不下去。他們之間已經發展成了一種病態的依賴關係,只是她把它定義為愛。

 

以葉障目,是因為想維持現狀

 

弗爾德和比勒爾教授提出了「盲視背叛」(betrayal blindness):在一段當事人非常在意的親密關係中,當對方出軌,當事人無法或不敢面對甚至反抗時,會選擇直接無視對方出軌的行為,假裝沒有發生,想辦法用時間來逃避解決。

你忽視、忘記、對對方的偷吃沒有印象,是因為你知道,如果你「承認」,將要「承擔」更多負面的風險:爭吵、分手,或離婚。你覺得去處理這件事的風險太大,後果太嚴重,所以你寧願先捂上自己的眼睛,裝作一切都沒有發生,什麼都沒有改變。

 

你淪陷在這段關係中無法自拔,不想做任何可能會撬動這段親密關係的事,所以你視而不見,維持現狀。似乎只要你不提起來,對方也會回心轉意,雙方都彼此安好,可以繼續好好地生活下去。

 

在愛情裡,我們要培養健康的互賴,而非病態的依賴。健康的關係如同字母H,兩邊獨立,中間相連,相愛的兩人離了其中一方,另一方不會因此倒下。而病態的依賴關係則像字母A,兩側相靠,愛情關係裡的其中一側若是離開,另一側也會跟著癱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