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臉臭,其實並不酷

「我一直以為妳是很嚴肅的人欸,沒想到真的認識妳之後,發現妳跟我想像中根本完全不一樣!」

 

有好一陣子,幾乎每個人都跟我講一樣的話,雖說這話其實算是恭維,但聽起來總是有那麼一點怪怪的。

 

「所以,我以前到底是怎麼樣的人?」我問一個能夠對我坦承的好友。

「妳喔,就不愛笑啊!做事很專注效率又快,所以老是皺著眉頭,講話又迅速,加上個頭又高大,其實我以前也有點怕妳耶!」

 

聽我的好朋友這樣說,我才真是嚇了一跳。怎麼會跟我這麼要好的朋友,都曾經有過「有點怕我」的時期?我自我反省了一下,因為之前的工作非常繁雜、瑣碎,又老是在處理緊急狀況,所以發條一上緊,整個人當然就很繃,緊張的態度與神情根本藏不住。

 

而我還有另一個問題:就是我不愛笑。

 

大學的時候,我曾經問一個學長:「學長,你為什麼老是皺著眉頭不笑呢?」學長於是皺著眉頭跟我說:「又沒有什麼好笑的事,沒事一直笑不是很奇怪嗎?」我當時對那個學長相當仰慕,所以希望能多看到他的笑容,當時我應該就要知道,他那句話其實是一種變相的拒絕,但是年少無知,一直覺得學長是對的。是這樣沒錯啊!沒事幹嘛笑呢?又不是傻子!後來許多文章,也充滿了這種調調:妳就是妳,天生臉臭不是妳的錯,何必照著世界的遊戲規則,勇敢當個有個性的臉臭女吧!這種文章似乎也討好了不少人,因為這年頭可能因為基改食品吃多了基因突變吧,臉臭的人越來越多,大家都認為這是「天生的」,而我們不必去違抗這種天性,臉臭就臉臭,因此誤會妳的人,是他們的問題,妳沒有問題。

 

這算不算也是一種「被討厭的勇氣」呢?

 

有一陣子,我也被這樣的臉臭勵志文給激勵了,因為臉臭有時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不笑,並不是在生氣,你們為什麼會因此而怕我呢?直到後來,陸陸續續遇到幾個人,討論事情的時候,對方總是擺個臭臉,這會開得讓人不太愉快,後來也就草草了事。然後我私下問了同時與會的熟人:「欸,你們家那個XXX臉很臭,是不是不想跟我們合作啊?」熟人說:「沒有啊,他很希望合作啊!唉唷,他這個人就是這樣,天生臉臭,不過也不只有妳啦!每次我都得跟人家說,他真的不是針對你們,而是生下來就這樣,再加上他的工作總是爆量,臉臭也是沒辦法的。」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