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因為你們都不懂我

常聽人家說,伸手不打笑臉人,那臭臉的人呢?就活該被打嗎?有些人不是兇,就是天生沒表情,也不是遇上每個人都要展現微笑曲線,因為我又不是生來競選選美小姐的,為何一定要笑給別人看呢?

 

笑,是國際共同的語言;不笑,只是武裝自己的保護罩。

 

Kathy在熟的人面前總是笑呵呵,但在不熟的環境裡,她不愛笑,其實不是臭臉,只是比起笑臉迎人,她更習慣用臭臉來保護自己,想減少幾朵爛桃花的接近。大部分的男生第一眼看到她,會覺得她很難親近,聊沒幾句,話不投機,便轉身走人。

 

跟她不熟的人,真的會覺得她很難相處。

 

有一次,公司派Kathy出席一場記者招待會,現場許多媒體,她看著公關穿梭在媒體間招呼來,招呼去,她自己則躲到舞台旁,專注的負責舞台流程,此時一名廠商代表靠近,想搭訕Kathy。「你有事嗎?沒看到我在忙是不是?」Kathy一眼就看穿了對方的意圖,用兩句話擊退對方,這名廠商代表本想攀談幾句,看著樣的情況,也就摸摸鼻子自己走人。

 

又有一次,在朋友的生日聚會,一群人在KTV唱歌,比幾剛剛的工作場合,朋友慶生更能放鬆,大家都希望Kathy能多交新朋友,終結她25年的單身。她一進到包廂,就扳著一張臉,坐在壽星身邊,偶爾和壽星咬咬耳朵,說說悄悄話,明明是大家同樂的場子,她卻只想一個人躲在角落裡,說好聽一點是冷靜,說難聽一點真的很孤僻,也很掃興。又一次的敗興而歸,Kathy沒有認識新朋友,別說桃花了,連爛桃花都不願接近。

 

其實Kathy人很體貼,也很溫柔,和他熟的女性朋友都知道,Kathy是會為愛不顧一切的女孩,只是他冷艷的外表,常常讓人不敢親近,這些都是熟人才知道的個性。

 

Kathy說:「那是因為他們都不懂我,我的臭臉也有分等級的。」Kathy常感嘆,為什麼她總是遇不上好男人。其實她只是想找一個擁有讀心術的人,可以在他每次臭臉的時候,猜到他的不愉快;可以在他每次放空的時候,給他一點娛樂;可以在他每次煩惱的時候,給他一點建議。她總把心情都放在心裡不願說出來,只求身邊的人是順風耳可以聽得到她內心的OS,但事實證明,她不說,誰會懂?而不懂她的人,又怎麼敢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