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從你的全世界路過

文/張嘉佳 圖/新經典文化

 

 

1

 

  二○○四年的時候心灰意冷不想勞動,每天捧著電腦打牌,一打就是十幾個鐘頭。但我的技術很差,毫無章法可言,唯一的優勢是打字快,於是創造了自己的戰術,叫做「廢話流」。

 

  一發牌,我就開始在對話框裡跟玩家說話:「赤焰天使,你舅舅最近身體好嗎?」「天使為何是赤焰的呢,會烤熟的,你過日子要小心。」「咦,蒼涼之心,好久不見你怎麼改名字了?」

 

  「毛茸茸你好,幫幫我可以嗎,我膝蓋腫腫的呢……」

 

  結果很多玩家忍無可忍,啪啪啪亂出牌,罵一句「去你的!」就退出了。這樣我靠打字贏了打牌,賺到勝率七五%。後來慢慢不管用,我又想了新招—我在對話框裡講故事。

 

  系統發牌,我打字:「從前有個神父,他住的村子裡最美的女孩叫小芳。突然小芳懷孕了,死也不肯說是誰的孩子。村民就暴打她,要將她浸豬籠。小芳哭著說,是神父的呢。村民一起衝進教堂,神父沒有否認,任憑他們打斷了自己的雙腿。過了二十年,奇蹟發生了。」

 

  然後我就開始打牌。對話框裡一片混亂,其他三個人在嚎叫:「我弄死你啊,發生了什麼奇蹟?去你的,老子不打了,你講話能不能完整點?」

 

  就這樣,我的勝率再次衝到八○%。

 

  廢話流名聲大震,還有很多人來拜師。我一看勝率都在五○%以下,頭銜全部還是「赤腳」,冷笑拒絕。

  正當我驕傲的時候,跟我合租的茅十八異軍突起,自學成才。

 

  這狗東西太無恥,他發明的屬廢話流分支:詛咒術。比如好端端地大家在打牌,茅十八打一行字:「大慈大悲普度眾生觀世音菩薩,聖潔的露水照耀世人,明亮的目光召喚平安。如果你想自己的父母健康,就請複述一遍,必須做到,否則出門被車撞死。」

 

  我去你的大姨媽!

  當時強迫轉發還不流行,被他這麼一搞整個棋牌間裡一片手忙腳亂,人人無心計算。一局沒打完,他已經依次請過太上老君、上帝、耶和華、聖母瑪利亞、招財童子、唐明皇、金毛獅王謝遜、海的女兒……

  我輸了。

  茅十八這人生活中安靜沉默,連打電話都基本只有三個字:「喂。嗯。拜。」他成為廢話流宗師,讓我瞠目結舌。

 

2

 

  我跟茅十八的友誼一直維持著,二○○九年甚至一塊兒開車去稻城亞丁。當時他帶著自己的女朋友荔枝,開到沖古寺,景色如同畫卷,層巒疊嶂的色彩撲面而來。

 

  我知道茅十八的打算,他緊張得發抖。

  他跪在荔枝面前,說:「荔枝,你可以嫁給我嗎?」

  才一句話,後半句就哽咽了,那個「嗎」字差點兒沒發出來,將疑問句變成祈使句。

  荔枝說:「怎麼連求婚也只說一句話,你真夠惜字如金的。」

  茅十八一邊抽泣,一邊說:「荔枝,你可以嫁給我嗎?」

  荔枝說:「好的。」

  茅十八給荔枝戴戒指,手抖得幾乎戴不上。我和其他兩個朋友冒充千軍萬馬, 聲嘶力竭地嚎叫、打滾。

  

  二○一○年荔枝生日,茅十八送的禮物是個導航機。大家很震驚,這禮物過於奇特,難道有什麼寓意?

 

  茅十八羞澀地說,他花了一個多月,把導航機的語音檔全部換掉。我興奮萬分,逼著荔枝開車,一起檢驗茅十八的研究成果。

 

  這一嘗試,我徹底回想起茅十八稱霸廢話流的光榮戰績。

 

  在開車兜風的過程中,導航機廢話連篇:完蛋,前面有監視器。這趟搞不定了,我找不到你想去的地方。大哥你睡醒沒有,這地址是錯的吧?

 

  大家樂不可支。最厲害的是在等紅燈時,導航機裡茅十八嚴肅地說:手剎車拉了嗎?萬一倒溜怎麼辦?你不要按喇叭,按什麼喇叭啊,前頭是個流氓的話馬上來海扁你,你又打不過他,老老實實等不行嗎,哦,你沒按喇叭,算我沒講……

  大家笑得眼淚都出來了。荔枝笑得花枝亂顫,說:「你平時不吭聲,怎麼錄音囉唆成這樣?」

 

  茅十八說:「上次去稻城,你不是嫌導航機太古板,不夠人性化嗎,我就改裝了一下,以後開車你就不會覺得無聊了。」

 

  荔枝拿起導航機,隨便一按,導航機尖叫:你不會是想關掉我吧,我又沒犯法,你關,你關,下次我不當導航機了,換根二極管改當收音機,你咬我啊……

  所有人嘆服。

 

 

3

 

  二○一一年,茅十八和荔枝分手。

  荔枝把茅十八送她的所有東西裝進箱子,送到我的酒吧。

  我說:「茅十八還沒來,在路上,你等他嗎?」

  荔枝搖搖頭,說:「不等啦,你替我還給他。」

  我說:「他有話想和你說的。」

  荔枝說:「無所謂了,他一直說得很少。」

  我說:「荔枝,真的就這樣?」

  荔枝走到門口,沒回頭,說:「我們不合適。」

  我說:「保重。」

  荔枝說:「保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