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關於永遠,我聽過太多遍

我們都渴望著些什麼,但是多數時間我們都不願去相信,因為幸福是多麼困難才能得到的東西,真的會輪到我嗎?

 

妳最喜歡關著燈和他躺在床上,面對著面,說說話就好。窗外的路燈那微弱的光線悄悄灑進房裡,妳可以依稀看見他那短短的睫毛,鼻子高挺的弧線和臉部柔和的輪廓。

 

於是妳忍不住開口問他每個女友都會問的蠢問題:「你會愛我多久?」

 

之所以會說是蠢問題,是因為不論他說什麼答案,妳都不會相信的,妳不敢相信。

 

他深情看著妳,大大的手掌輕撫妳的頭髮說:

「在妳離開之前,我都不會離開。」

 

妳笑了笑,沒做什麼回答,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感覺,就是心裡有點酸罷了。

 

從前到現在,戀愛這件事也不算陌生了,一路上妳聽過太多好聽的語言,太多永遠的誓言,最後要走的時候,那種灑脫和乾脆卻都像愛這一回也只是個過渡期而已。

 

所以妳年紀雖然還不到能說自己已老去的資格,可是在面對感情的種種標準程序,已經可以說是非常熟悉。

 

我們腦中的記憶空間有限,妳可以選擇要記住哪些美好的部分,可是心裡受過的傷卻是由不得妳的,都會被牢牢記得。

 

即便以為已經淡忘的,在某個時候、某個地方、某個場景甚至某個味道,毫無防備的過去就這樣席捲而來,將妳給吞沒,妳把一切又都想起來了。

 

妳記起當初說好的未來,還記起最後他說你們不會有將來,在每次犯錯之後的苦苦哀求都讓妳一再心軟,他不要了,就把態度降到最冷淡,好像自己從來都不知道什麼是內疚。

 

 

我在跟他分開後的五年期間,依然陸續夢見他,有時哭著醒來,有時悵然若失地繼續睡,以為時間夠久了,曾經的傷害都痊癒了,早就忘光了。直到最後才敢向自己承認,我從來都沒有放下過,我從來都不認為自己有真正好起來的本能。

 

可能也是因為這樣的經過,在之後面對感情時也變得更加淡定了,不知道該說是堅強還是脆弱,人來人走好像都在預料中,不再意外了。

 

於是我忍不住開口問他每個女友都會問的蠢問題:「你會愛我多久?」

 

他深情看著我,大大的手掌輕撫我的頭髮說:

「在妳離開之前,我都不會離開。」

 

我笑了笑,可是心裡還是不相信的。

 

我不是故意要這樣作對,只是關於永遠,我聽過太多遍。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