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愛不是「曾經說過」,而是真的「陪妳走過」

 我坐在往台南的高鐵上,旁邊一對日本情侶用很大聲的日文跟手勢,一直在很開心地聊天,即便我把耳機的音樂開到最大聲,我還是輕易就可以判斷他們的對話從台北站開始就沒有一秒鐘停止過。

 

  「最近好嗎?昨天看金鐘獎發現一個名字讀音跟你一樣的演員,突然想到你。」我的手機通訊軟體,突然傳來一個好幾年沒有聯絡的老朋友Penny的訊息。

 

  我們真的是很老的朋友,從我們還在念大學的時候;從那個我們都才剛認識愛情的年代,我們就認識了。我們是在打工的餐廳認識的,當時的我們陪伴彼此很多,我陪她走過一個會對她動手的老外男友,後來又遇見了一個看起來對她還不錯,很愛跟她說夢想的男人,可是最後那個男人身邊還是出現了第三者……至於她對我的陪伴,我想我應該會終生感謝Penny曾經在我那場傷心欲絕的初戀裡,給過我的安慰。

 

  後來,我們就像這世界很多的老朋友那樣各自走上自己的人生,然後在多年後突然想到對方,連帶地想起當時的青春,有好多的細節,當時那麼銘心刻骨的,竟然現在也都模糊了……你知道老朋友總是會幫你記得那些,而老朋友的感情也總是一通電話就可以復燃。於是我們才終於懂了:是愛情,讓我們揮霍了青春;而幫我們牢牢記住青春的,是千年不敗的友情。

 

  我只記得那股心酸,卻幾乎想不起來,自己當時情傷的細節;可是我卻記得Penny的感嘆,她哭、她怨,那個那麼會談夢想的傢伙,每一次當他又用背膀圈著她,指著那張未來的幸福藍圖,說出她清楚的位置,Penny都溫暖得想掉眼淚;那張圖,後來被Penny看成一張諷刺的《大富翁》,上面每一個場景都是他的「曾經說過」,她必須把它看成一場遊戲,才能放過自己。

 

「我還是老樣子啊!妳呢?應該跟小尚還是很好喔?」我回她,非常有把握,小尚絕對是個好男人。他是Penny當時分租公寓的室友,他就那樣默默地看著她的愛情和眼淚,你也可以說那是一種默默地守護和等待,直到Penny恢復單身,小尚才終於跟她表白,然後發現原來彼此早就用同樣的作息在生活,比許多情侶有更深厚的基礎。

 

  我的手機裡馬上傳來好多他們去爬山的照片,我看著那些地標,那不是我熟悉的山,那是他們結伴同行的路,我很開心,親愛的,那是我在你們彼此的眼神裡看見的,即便在那麼多年後,還閃爍著的愛和珍惜。

 

  那也是我們在後來又陸續走過的路裡明白的,「愛」不是說了就算,愛是兩個人一步一步走出來的。所以三個月跟三年的感情才會不一樣,三個月足夠說出一個美麗的未來,可是只有三年才看得出來,我們究竟只是「興趣相同」,所以很有話說,還是我們也真的「志同道合」,可以一起努力走向幸福。

 

角子
雜項工作者。 從唱片創意、藝人書製作到經紀。 好玩的事都做。 如果還能賺點錢就更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