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留點名聲給人探聽──參加婚禮不可犯的錯誤

參加婚禮雖然不是參加會議,但婚禮講白了也是一種應酬,不是付個錢吃飯了事,厲害的人可以拿出社交本領,藉此場合為自己的未來加分;而平常人就算沒這些本領,至少也得懂一些規矩。有的事情,婚禮的時候真的不能做,會犯以下這些錯誤的人,只能說他如果人際關係差,真的不是剛好而已……

 

1. 斤斤計較,嫌菜不好

 

「拜託,我包3600耶,居然沒龍蝦!」

「這是怎樣,包這麼多,居然連杯像樣的紅酒都沒有!」

「早知道吃這些,我就包少一點!」

 

禮金究竟是一種購買行為,還是一種祝福?如果是祝福,那就不應該將付出金額與吃到的東西視為一種等向的交易。很多時候,新人挑高檔的飯店請客,只是希望自己的婚宴是什麼樣子,至於參加者包多少,有的新人完全不在意;但有更多時候,喜宴要在哪裡請,根本就是新人的父母在做決定。所以就算喜宴菜色不好,也沒必要像上市場一樣精打細算。如果覺得吃不飽,那就喜宴結束去夜市多吃一點就得了,參加婚禮,就盡量開心吧!你的開心,也是給新人的祝福啊!拼命碎念,只會讓自己跟周遭的人煩躁而已,誰喜歡這樣的人呢?

 

2. 貪便宜,什麼都要拿

 

現在的喜宴行頭很多,除了喜餅常留到喜宴的時候發送,更多喜宴現在都會提供參加禮,讓來參加的賓客可以帶一點紀念品回去。

 

紀念品常常不是什麼了不起的東西,畢竟不是藝人的婚禮,拿不到各廠商贊助的高檔貨,但也不乏有人喜歡搜刮這些東西。喜宴上常見到有人看隔壁有空位,就把她的紀念禮給收了起來,結果晚點入座的人,就啥都沒有。

 

還有一種人,明明是男方家屬,就硬要跟人家要一盒喜餅,沒拿到就臭一副臉,好像新人多小氣一樣。還有一種,就是什麼都要打包回家,一道菜很多人都還沒吃到,就吩咐服務員把菜給包了,連問都沒問就放到自己身邊,大家看了也只能傻眼,不能多說什麼。

 

你只是參加一場婚禮,並不是參加集團尾牙,這不是讓你拿禮物的地方。貪便宜是一種品德的反射,就算外表弄得再得體,也不會有人想接近貪婪的人。

 

3. 新郎整過頭,討厭當有趣

 

有的人仗著跟新郎新娘私交好,說什麼要替他們倆留下「永久的回憶」,或是說什麼要「替好姊妹測試新郎愛不愛她」,於是出了很強人所難的問題去整新郎,什麼要用十元銅板湊出一萬元啊,或是要喝下什麼特製飲品啊,要人家乾下一整罐威士忌啦……這些行為根本就是在霸凌,而新郎新娘為了讓婚禮順利,也只能隱忍。

 

拜託各位,什麼鬧洞房或是鬧喜宴這種事,真的一點都不有趣!你真的是朋友的話,就應該站在他們的立場想想:你自己願意接受這樣的「考驗」嗎?如果不想的話,那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別把殘忍當有趣,想喝特製飲品請你在端出來前自己先乾一杯,想出特別難的題請務必想出解套的方法,不要讓人家尷尬。這樣婚禮過完,新郎新娘還願意認你這個朋友,那你真是遇到好人。這完全是一種毀人又自毀的行為,除非你是要不計一切的報仇,不然就別來這套吧!

 

 

4. 邋遢赴宴,不把他人喜事當一回事

 

沒人規定你必須穿個禮服出息,但至少也整齊清潔簡單樸素吧!平常一副魚干樣,參加喜宴至少也換件不皺的衣服,口紅眉毛畫一下,頭髮梳整齊,不噴香水但至少洗個澡。這不是假仙,而是對於新人的一個尊重,讓新人覺得你是重視他們的。邋遢赴宴,可能保持了你的本色,但新人或許會覺得:「唉呀,這麼不想來,早知道不發給你了!」

 

5. 自怨自憐,或把喜宴當成對抗前任的戰場

 

單身的人看到別人幸福,映照自己的無愛單身,有的就邊喝邊抱怨了起來,說男人多糟糕,女人多公主,為什麼找不到屬於自己的幸福,難道自己真的不配得到?

 

有的,知道遇到前任,就全副武裝,一副要上戰場的模樣,殺氣騰騰,拿把刀子恐怕就能砍人了。周遭的人肯定敬你而遠之,結婚的新人說不定還得替你緊張,怕你毀了他們這輩子最重要的場子。

 

婚禮不是解決、抱怨私人情感問題的時候。不會看場合,任憑自己情緒失控,絕對自毀前程。情緒就像一顆大地雷,誰想跟一顆不定時炸彈相處呢?

 

6. 喝個爛醉

 

喝醉等於失態,失態等於造成他人麻煩,給大家對自己不好的印象。不管你今天是太高興,或是太難過,拜託千萬都別在婚禮上喝到不省人事,就算電影裡常出現「喝到爛醉結果碰上白馬王子」的情節,但這在現實生活裡是幾乎不可能發生的。不要在別人的場子上放縱自己,可以喝,但要嚴守自己的防線,不然這樣的醜態,可是會被人家傳頌多年的。

 

「留個好名聲給人家探聽」的確是非常重要的,婚禮上會有很多不認識的人,但這些不認識的人,都是由認識的人給串連了起來,未來大家都有機會碰頭,在這樣的場合,請展現出自己的EQ與自制力,很多你以為沒什麼大不了的事情,還是會替未來埋下你看不見的影響。

 

劉凱西新書:【幸福的起點:一個人,不寂寞】

FB粉絲團:凱西想太多

 

 

>>看更多本周HOT ISSUE婚禮的祝福

劉凱西
先天基因與工作需求造就了堅硬的外在:高大、直爽、辛辣、一針見血,卻長久以來自認有個柔軟的內在。此一落差造成某程度的人格分裂,相信世界上能見的外表下,必存在虛實難測的精神暗流,而這也成為一切故事的根源,值得凡人窮盡畢生去探索,於是在熟女之齡,決心以文字釋放身體裡的幻想界,希冀能以此為生命完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