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們曾在彼此的未來裡。

許多年過去,我開始只喝不加糖奶的咖啡,我開始學會怎麼難過都要忍住眼淚,我開始知道有些人就讓他留在過去,好好想念。

 

2008年8月的某個晚上,當時星光大道正火紅,第一次聽到徐佳瑩在臺上唱著自創曲-失落沙洲。

 

沒來由地深深被感動,直到現在仍是我最喜歡的歌之一。

 

我不是一定要你回
只是又一人看海,
發現你不在,
留下我迂的徘徊……

 

2012年8月,當時的感情正陷入僵局,覺得有千萬個結,怎樣解都解不完。

 

失魂落魄的去到好朋友家雖說是要訴苦,但是其實也沒有多說什麼話,只是想抓住一塊浮木,以防自己一蹶不振。我在床上縮成一團,就像一隻被燙熟的蝦子那般形狀,KKBOX打開單曲循環,這首歌不斷播放。每個晚上都覺得好累,沒有一天睡得好,總好像有一塊石頭壓在心坎間,就連呼吸都會痛。

 

「世界上唯一不變的就是變。」

 

我曾經聽過這句話,而且發現不論在什麼時候地方都適用。

 

我們要一起存錢明年去歐洲!

我們要不要一起去澳洲打工旅遊啊?

如果我們老了之後還要住在台北嗎?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我們再也說不出要一起去的地方,逐次遞增的爭吵或冷戰,都將一個個說好的”以後”逐漸消磨。 

 

也是在分手後才深刻體會到,當初講的太多,最後就會太痛。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