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所有的曖昧都是因為不夠愛

 

 

我挺喜歡曖昧期的。

但如果時間太久,

不僅不美,還很傷人。

 

 

可能是離戀愛已經太遠太久了,面對哭成狗的她,我竟然連句安慰的話都說不出來。

「我們出去走走吧,這裡海多美?難道剩下的這幾天你都要待在旅館?」我問。


早上醒來,迷迷糊糊的時候,聽見隔壁床傳來抽抽咽咽的聲音。一問才知道,昨晚接了男友的電話之後,她一宿都沒睡。說是男友嘛,也很勉強。跟她曖昧長達兩年了,一直沒有鬆口承認。他們只在她家約會,從來沒有一起看過一場電影吃過一頓飯,出現在任何一個公開的場合。


她有他喜歡的外貌,他有她喜歡的氣質。各自單身一段時間後,意外在派對交換了眼神,從此便只有翻雲覆雨的繾


那通電話本來是開開心心的分享喜悅,他拿下了努力好久的專案,升官發財。得意洋洋說著之後要怎麼發展,賺來的錢要怎麼付頭期,車和房的。然後她嗲氣在電話那頭隨口問了一句:「那我呢?你打算怎麼辦?」


也許不是隨意的,是心底早就千頭萬緒的疑問。以為趁著這當口,可以聽到預期的答覆。只是若沒有這次的投機,她也許還說不出口。多沒面子啊,感覺就像是求來的。所以連語氣都輕的彷彿夢囈。


「我……….沒打算結婚的。也不適合有女友。我,討厭被佔有。」他說。

「我聽他在放屁,說什麼偶像劇台詞呢……」我牙刷了一半走出浴室,看見她用兩瓶罐裝飲料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嚇一跳,話都忘了說下半段。

「眼睛哭得都腫到不成形了,冰箱又沒冰塊,就拿這兩罐擋擋唄,希望管用。」聳了聳肩,她朝我苦笑。


後來只要跟她聊起這段失戀往事,我必定把這個梗拿出來,笑出腹肌。


與一個只想跟妳睡的男人談戀愛,曖昧期就像隔夜咖啡,又苦又酸澀。掉進曖昧不明這個坑裡,看得見抬頭那片光,時間一久,都以為眼前所見就是全世界了。可怕的是,挖坑讓你跳的人,還讓你以為能救你出去。


 

而要判斷一個男人愛不愛?只需開口問他規劃的未來有沒有妳。

「就這麼簡單?」我問。

「就這麼簡單。」她說。

 

台灣人在北京。從事化妝造型工作超過10年,同時是一名Blogger。分享日常穿搭,並與小品散文結合。聊時尚與生活,聊心情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