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離開你,比回你身邊還容易

 一周裡固定有幾天,我會與男友到河濱運動,他打籃球,我則沿著河堤一路慢跑,依身體狀況跑到某定點再折返,跑回男友身邊。

 

    必須承認,我從來就不是個打從心裡熱愛運動的人,十次裡頭有八次,回程總覺得好累,用倒敘方式複習剛剛經過的景色,一邊心想,天啊,才跑到這裡啊,還得經過一個上坡(跑來時它是下坡)、小溜冰場、網球場,才能抵達男友練球的籃球場。

 

  哪怕方才一路跑到定點時,感覺體力還很充裕,只要一折返,鬥志就會急速衰退。

 

  當然也有可能是我體力太差的關係。

  總之,相較於啟程,回頭真是累多了。

 

  那是一種,知道目標在哪,反而變得怠惰的奇怪心態。

  而剛啟程時,則是抱著某種「今天能跑到哪呢」的期待,很有幹勁的邁開步伐。

 

  一邊心裡碎念「剛剛有跑這麼遠嗎」,一邊強迫自己往回跑時,突然想起朋友的故事。

 

  朋友A與男友穩定交往多年,感情雖好,卻仍有磨合不來的價值觀。

    究竟該果斷分手,或者眼一閉走入婚姻,眼前兩條岔路深深困擾著A。

 

   「不如我們各自冷靜一段時間,兩人都想清楚了再做決定。」

 

    在沒有第三者或其中一方變心的狀態下,兩人做出協議。

 

    暫時分開的日子,他們仍會彼此關心,然後各過各的生活,各自釐清各自的問題。

    分開生活的期間,其實A很快樂,從跟男友的聯繫中她感受得到,男友也很快樂。

    不過,後來他們選擇繼續跟彼此糾纏。

    有共識的「復合」,聽起來是容易多了,實際上卻不是這樣。

 

 「很奇怪,明明才分開一個多月,可是就覺得自己好像要重新跟一個不熟的人磨合。」A說道。

 

    某些過去小心翼翼、盡可能不影響到對方的習性,因為突然重獲自由,瞬間如同脫韁野馬般釋放出來。

    例如A常常擠完牙膏忘記蓋上,過去只要踏出浴室之際,看到男友的身影,她馬上就會轉回去把牙膏蓋好。

    暫時分開的那段時間,她的牙膏幾乎都呈現門戶大開的狀態。

    復合之後,又要重拾隨手蓋好牙膏的習慣,竟比想像中困難。

 

    類似的情況,也存在在A男友身上。

 

    「離開一個人根本不難,難的是回頭啊。」A做出結論,「回頭的時候才會發現,哇,自己竟然已經離他這麼遠了。」

 

    我想,A的感觸大概類似於我跑步的感覺吧。

 

    啟程時面對一切未知,腳步往往跨得比想像中遼闊,總要等到折返那刻,才發現離起點這麼遠。

    想著這些事情,死拖活拉地跑過一個上坡、小溜冰場、網球場,終於回到籃球場。

 

    既然這麼難,為什麼還要回頭呢?

    不過就是因為知道那裏有個人在等你吧。

 

  陳默安粉絲專頁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