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討厭我弟的女朋友?

我弟頭一次帶女生回家是他高中的時候。那是暑假,家裡只有我、以及超級重聽的老奶奶。我要去陽台時經過他房間門口,聽到裡頭有女孩子講話的聲音,敲他房門問是誰,他說朋友,然後我便聽到女生小小的問:「剛剛那是誰?」我弟答:「我姐」。

 

這其實就體現出差別了。如果是我媽,肯定是大敲房門問「是誰?為什麼躲在房間裡?」,但是身為姐姐,有時候家裡不只一個小孩時,小孩與小孩之間會有一種自小養成的默契,就是「事情要是不嚴重,大家就假裝沒事,免得驚動爸媽又被罵」。於是我就回自己房間了,女生什麼時候來、什麼時候走的,我也不知道。

 

直到晚上我媽下班回家,突然敲我的房門把我叫出來興師問罪:「看到廁所垃圾桶沒有垃圾袋,為什麼不放一個,衛生棉就往裡頭丟?背膠黏在垃圾桶底妳知不知道?還不去清?」

「又不是我!」我大呼冤枉。

「不是妳是誰?」我媽覺得我人贓俱獲還要狡賴,更生氣:「妳阿罵都八十幾歲了,會來月經嗎?」

「我那個又還沒來!」總不能叫我頂罪,於是我立刻把我弟給招了出來:「是弟的女朋友吧?」

 

清理別人帶著經血的衛生棉肯定不是什麼愉快的事,我媽叨念了一晚上,我弟是一個屁也不敢放,畢竟他還背著個「偷帶女生回家」的罪名呢,至於我,反正又不關我的事。後來這女生再也沒出現在我家裡,有次我問我弟,他說:「她不敢來阿,她覺得妳們都不喜歡她。」我說:「我哪時候說過不喜歡她?」他回:「上次妳不是跟媽告狀說她衛生棉亂丟嗎?」(所以標題其實應該改成「我弟的女友誤會我,以為我討厭她」這樣)

 

當年我也是半大不小的孩子,一切的感覺只有四個字:「干我屁事」。不過現在突然有了一點心得。當父母親對兒子的另一半有意見時,兒子的手足的意見,有時後會起到至關緊要的效果。兒子畢竟是當事人,他說什麼話都會被判定為「藉口」、「偏袒」,只要背上個「為了女友忤逆媽媽」的罪名,從此一切都說不清,但身為旁觀者的我,也許那當時只要說幾句「她又不是故意的,可能是不知道垃圾袋放哪吧」,也許情況就會不一樣。

 

於是重點就來了,身為姐姐,我為什麼要冒著讓我娘更生氣的風險,去幫「陌生人」說話?

 

聽了許多人對男友姐姐的意見,不外乎是以下兩點:

 

1.「她姐很強勢,老愛叫他去弄東弄西」

我也是強勢的姐姐,身邊朋友也多是家裡強勢的姐姐,可是為什麼我們能對弟弟這麼強勢呢?當然不是因為痴長他幾歲就拿年紀壓人,原因很簡單,不外乎就是(1)他老跟我借錢不還(2)他每次闖禍怕爸媽知道,都找我幫忙(3)基於以上原因所以他面對我時總是很好說話,甚至主動諂媚跑腿,這是從他能自己一個人去便利商店買東西的小學時期,就已經開始成形的姐弟相處模式。

 

許多當弟弟的,對姐姐都很諂媚,這絕對不是因為他太隨和(你想想有些男人平時多自負、多難商量阿,為什麼面對姐姐時卻任意被搓圓捏扁?妳以為是姐姐夠強勢,實在是錯估了情勢,要不妳試試看對他強勢一點,看他是不是也會那麼聽話),而且,古代人說長姐如母,咱們這年頭當然是少見姐姐養弟弟的事了,但其實姐姐在很多時後,就像是一個不會囉嗦的媽媽,從小幫他偽造父母簽名簽考、假造假單等等。弟弟欠了姐姐一堆人情,當然是妳叫不動、姐姐叫的動。

 

2.「他姐頂多算是平輩吧,大家是平等的,為什麼管我」

有個朋友的故事是這樣的:他弟弟的女朋友對他父母很客氣,可是她一聽到弟弟的女朋友來就忍不住翻白眼。她並不討厭那個女生,因為她們基本上算不上多熟,但既然不熟,當然也就說不上喜歡。至於翻白眼的原因也很簡單,人待在家裡總難免吃喝,吃東西多少會留下垃圾,偏偏在這個家庭的家事分工裡,姐姐是負責收拾垃圾的那一個,每次弟弟的女友來,事後收拾垃圾,她得清理裡面還有菜汁的紙盒、喝完的飲料罐也多少有異味,當然久了就會有點抱怨。

七年級前段班,日金牛,月雙子。一針見血道出都會男女愛情故事,引發網友共鳴 。做人講究禮義廉恥,寫起文章卻寡廉鮮恥。暗黑系兩性寫手,擅長描寫都會男女戀愛時的小心機及陰暗面,以快狠準的風格深受網友喜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