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開始練習失去你。

這幾天氣溫開始下降, 我站在窗邊,看著外頭的汽機車呼嘯而過,不斷變換顏色的交通號誌,從未走開過的路燈,在晚上都變得很清楚。

 

於是我開始想像失去他之後的樣子。

 

隨著四季更迭、年齡漸長,或許我們都會有點迷惘。這和年少時的茫然不同,那個時候是因為試圖找到方向、找到目標。可是總算終於成為了自己以為想要成為的人了,我們有著滿腔熱血、理想抱負,以為只要有了信念就不會被動搖。

 

時間能帶走卻是超乎想像的多。

 

敏感的政治議題、愛情和麵包間的抉擇、家人和朋友的輕重等…。久了,或許你會發現自己跟從前不同了。

 

有沒有曾經在很安靜很安靜的時候,覺得自己再也不像自己了。

 

一直懷抱著愛情第一的想法,跌跌撞撞地長大成人,和他有沒有未來這個問題,從來就沒有思考過。

 

就我而言,很年輕的時候談的戀愛,我都以為我們將來一定會結婚的,一直這樣堅定的相信著。

 

所以從沒有為了「未來」而糾結過。

 

但是長大後的我們呢?

看過、聽過、經歷過的,都多了太多,多到有時甚至會質疑自己,一直以來的堅持到底是為了什麼。

 

這樣的自我質疑,無非是最令人難過的,它很難描述、很難向人訴說,原因不在於開不了口,在於這種感受太過複雜,言語實在很難精準形容。

 

那時候妳還年輕,以為能跟他走到說好要一起去的地方和年紀。然後出乎預料的結束後,於是所有的未來都被打亂了,妳用了好長一段時間試著痊癒,別人和自己都要說服妳一定要再相信愛情。

 

然後,妳總算決定要再給自己一次機會,要相信愛情,要和下一個好人在一起,只是這時候的妳已不同於從前的年齡。

 

才發現什麼都不一樣了,開始多了好多好多的考慮,已經無法像從前愛的那樣單純了。

 

 

 

 

妳是愛他的,用著勇氣。

幾乎是所有時間在想聽到他的聲音,全心投入他的作息,每當他快樂妳會比他還開心,因為他沒能看見自己的笑容,妳卻盡收眼底,那是全世界最能療癒妳的表情。

 

到了很愛很愛的時候,你們開始把彼此放進藍圖裡,要一個孩子和一隻小狗,他們會一起成長,有著最善良的心地;要一起合租或合買一間漂亮的小房子,如果有剩下有餘,每年一次,要去到還沒一起去的地方旅行。

 

只是,到底有沒有未來呢?

 

我很難再告訴妳只要有愛就可以,我們都過了相信童話故事的那般純真時期,但我想或許愛的濃度能催化規劃未來的速度 ,妳的人生要有他才有意義。

 

要能夠這樣的認定是不容易的,所以妳偷偷練習,練習想像失去他的傷心,就怕有天他沒有妳也可以。

 

有沒有曾經在很安靜很安靜的時候,覺得自己再也不像自己了—多了好多的假設和考慮。

 

 

Ash愛寫字

Instagram

-城市記錄者- Ash/艾許,有選擇恐慌症的天秤座,沒有鄉愁的台北人。 想要用著有溫度的手,輕輕的,慢慢的,為青春留下一些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