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一花一世界

文/耀一

 

嗯,囡囡會變成另一個人的世界,那個人的世界裡只有囡囡一個人。

 

 

音樂開著,燈光微暖。

我劈里啪啦地敲打著鍵盤,忙得像狗。妻子默不作聲地看著小說,靜得像魚。

妻子突然說:「我挺喜歡『一花一世界』這句話的。」

我停下手,問:「妳不是基督徒嗎?」

妻子說:「我喜歡這句話,是因為這是外婆對我說的。」

我說:「所以說,其實妳喜歡的不是這句話,而是妳外婆。」

妻子點頭:「嗯。」

我說:「給我說說妳外婆吧。」

妻子說:「要說的太多了,不知道從哪裡說起。」

我說:「那就先說說關於這句話的吧。」

妻子想了想說:「好吧。」

 

 

外婆對我說這句話時,我剛和外婆家的桌子差不多高。

 

那天中午外婆因為鄰居笑我長得醜,和人拌了幾句嘴,然後拉著我去小花園散心,換換心情。

外婆脾氣很好,幾乎沒跟人紅過臉,印象裡也就這麼一次,為了我。

在小花園裡,外婆指著一株一串紅說:「囡囡,外婆請妳吃好吃的,要不要?」

一聽見「好吃的」三個字,吃貨模式就自動開啟了,我毫不猶豫地說:「要!」

 

外婆準備摘下那株一串紅,我看見花莖上爬著幾隻螞蟻,很自然地伸出手要去捏。外婆趕緊抖了抖那株一串紅,那幾隻螞蟻掉在地上爬走了。

外婆摘下一串紅,遞到我手中,微笑著說:「囡囡啊,這一朵花就是一個世界,雖然在我們看來很小,可它卻是那些小螞蟻的整個世界,這叫一花一世界。這些小螞蟻就是這世界裡的人,和我們一樣,可不能捏哦。牠們也會怕、會疼、會死的,可憐不?」

我盯著一串紅點了點頭,腦子裡只想著外婆怎麼還不給我吃呢?

外婆用手輕輕擦了擦一串紅表面的浮灰,然後遞到我嘴邊,說:「來,輕輕抿一下就好。」

我小心翼翼地抿了抿嘴裡的一串紅,很清甜。味道雖然沒有期待的那麼好,但這種沁人心脾的清甜味從此深深地印在我的腦海中,以至於所有與外婆有關的記憶都是甜的。

 

 

住在外婆家那段時間,每天晚上都是外婆陪我睡的。每次都是我平躺在外婆懷裡,外婆側對著我,一邊說故事或者哼小調,一邊用手輕輕摸我的肚子。

雖然這樣的入睡方式讓我很舒服,可我還是很好奇:為什麼外婆要摸我的肚子?難道是因為習慣摸外公的肚子了?

我好奇地問外婆原因,外婆就告訴我一個小祕密。

 

外婆說,在我出生以前,她收養過一隻很可愛的小貓,這隻小貓很聽她的話,也非常黏她,而且有個很奇怪的習慣,要外婆摸著牠的肚子才能睡著。後來,小貓漸漸長大,也愈來愈好看,可是不再像小時候那麼黏著外婆了。終於有一天,小貓不辭而別,外婆找了整整一個下午也沒找到。從那以後,外婆再也沒見過那隻小貓。之後一年的同一天,我出生了,所以外婆覺得我就是那隻小貓變的。

我問外婆:「那我長大也會愈來愈好看嗎?」

外婆說:「肯定呀,會有很多人喜歡我們囡囡的。」

我問:「很多是多少?」

外婆說:「就是很多很多咯。」

我問:「那得有多好看呢?」

外婆說:「和花兒一樣好看。」

我突然想起下午那句「一花一世界」,問:「那我也會變成一個世界嗎?」

外婆被我逗笑了,說:「嗯,囡囡會變成另一個人的世界,那個人的世界裡只有囡囡一個人。」

我說:「我才不要呢,我只要和外婆在一起。」

外婆說:「等妳長大了,就不會要外婆咯,就和那隻小貓一樣。」

我問:「我會離開外婆嗎?」

外婆說:「問妳呀,妳捨得不?」

我說:「捨不得。」

外婆摟著我,微笑著說:「外婆也捨不得。」

 

 

上小學以後,我就沒住在外婆家了,只能週末或者放假時去看外婆。

 

記得快上小學前搬回家那段時間,因為怕我不適應,所以是媽媽陪我睡的。我發現媽媽哄我睡覺也是和外婆一樣的方式,一邊說故事或者哼小調,一邊摸我的肚子。

我問媽媽:「妳也知道小貓的故事呀?」

媽媽說:「什麼小貓的故事?」

我把外婆的小祕密告訴媽媽,媽媽笑著點了點頭說:「哦哦,對的,是有這麼回事。」

我問:「那我真的是小貓變的嗎?」

媽媽說:「外婆說是那就是啦。」

我說:「那我以後會變好看,對吧?」

媽媽說:「嗯,肯定會的。不說話了,快睡吧,乖。」

 

第二天下午,我躺在地上,透過窗子看向天空,一邊吃著棒棒糖,一邊看著白雲,漸漸地,白雲變成了外婆微笑的臉,我彷彿聽到外婆說:「囡囡來外婆家吧,外婆想妳了。」

醒來的時候,我發現自己趴在地上,沒吃完的棒棒糖丟落在一邊,四周爬滿了螞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