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鄧惠文/讓我們一起老去

文/鄧惠文

 

非常女人的所有物,愛情、身體、意志,在時光穿越的側風中,都好容易溜手。

 

幾位朋友的近況。

M剛離婚。孩子長大了,老公突然說人生已過一半,他要去追求自由。

T留了一個訊息:「我要告別子宮了。」

L說:「這幾年到底老了多少?是要繼續ㄍㄧㄥ 著,節食、運動、打扮,還是可以讓意志鬆懈了?」

 

問著彼此,人生最重要的東西到底是什麼?

和我一起過的人生,如果你覺得是種浪費,我當然可以賭氣地說,這位先生,那麼拜託你快點放我自由!但我並不是真心這樣想的。如何不艱難?

 

經過這麼多年,被你充分認識之後才被你否定。旁人叫我不要那麼在乎你,要放開。該放開什麼?我在意的,是你?還是被你否定之後,不知如何定位定向的自己?

 

沒有子宮,妳仍然是妳。正確的說法當然是如此。但我為什麼一直想著十六歲、跳舞時的妳的模樣。年輕的子宮也輕快舞著。後來它孕育了幾個孩子,孩子有可愛之處更有叛逆,老公很忙,一向是如何操勞操心著,只有妳自己知道。

 

非常女人的所有物,愛情、身體、意志,在時光穿越的側風中,都好容易溜手。

 

原來這些都不為所有嗎?只不過借我們用用。一向以為自己就是什麼,終究被瓦解了,得重新認識了。如L所說,最近開始對「自信」這詞感到迷惑。「以前看書看到自信這兩個字,一定直接跳過整段,我最不缺的就是這東西吧!」現在卻無法確認自己活得到底有沒有價值。

 

 

我眼前浮現史丹博士(Dr. Murray Stein ),慈祥的老教授,有回演講「中年轉化」時,食指指天地說「RENOUNCE ! RENOUNCE ! RENOUNCE ! 」的樣子。Renounce,最貼切的翻譯,應該就是「斷捨離」。丟掉以前的認同、防護、面具,重新認識自己真實的面貌。「這本來就是人生做完基本那些事之後要進行的。」如果想著:人生都過一半了還要重新認識?還要從頭建立一切?的確滿可怕的。若知道這本來就是人生過半以後需要做的事,就安心多了。

 

最後還有一個故事:

 

「有位住在心裡、特別的人,每年歲末,我一定會捎信問候,說的是又過了一年,沒說的是我仍然想念你。我打算一直這樣做,至死方休。可是,去年他沒有回信。擔心了一下,後來確認他還活著(老人的思維啊)。分手了二十年,有必要現在斷絕嗎,真是的。去年我還想著,不管他如何無情,我就是要一直寄到死為止。

 

結果,這年我經歷一個手術,手術前因為不知會不會活得過,便把重要的東西都收好,當然包括他的地址和信件。耶誕節前想寫信,才發現我完全想不起來他的地址,也完全沒有印象那些東西收到哪裡去了。」也算是一種釋懷。

 

人生的過程,所需面對的一切,需要一路了解彼此的姐妹扶持。或許,一起變老,就不那麼可怕。

 

 

本文出自《不夠好也可以:女人的趣味》三采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