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我們都曾是鄭如薇,但現在我就是我

 

誰都只能在人生的考卷上,

慌張地寫下那唯一的選擇。

但人生,不就是選擇後的結果嗎?

只是,

選擇的會後悔,錯過的會遺憾。

 

 

抓緊了一些瑣碎的時間把《荼蘼》追到了目前更新的進度。就算身為路人,也要為這些年楊丞琳的改變感到驚訝。一張精緻的娃娃臉,終於有點成熟世故的眼神。因此,詮釋起平淡卻又不甘平凡的鄭如薇時,我們都看到了自己內心深處的倔強。


老天對於對生活有點野心的女孩都不會太仁慈。至少,她們的運氣都不會太好。哪怕妳的心願只是「稍微」,像鄭如薇說的:「事業稍微有成就,生活過得稍微精彩一點,日子過得稍微讓別人羡慕一點。」老天也不會對妳”稍微”心軟一些。


而且,還有可能下手很重。只為,考驗妳的野心。


母親是外公外婆最小的女兒,生在一個普通的務農家庭裡。很多人都說我跟母親是同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但看到她年輕時的模樣,我真心覺得她比我漂亮。這樣一個長相出眺的女生 ,加上天生的白皮膚,怎麼看都不像是農家的孩子。在那個外公說念完小學懂得識字能寫自己名字就好的年代,母親走出了小村,去城市裏念了夜補高中,一邊學裁縫養活自己並負擔學費。她開始有姊妹淘,穿著自己做的時髦衣裳,也談起戀愛,遇見了父親這樣風流有才的男子。雖然是先懷上了我才結了婚,但父親那時對母親的呵護備至,能從我滿月的照片上看出來。一家三口微笑的定格,幸福的讓老天嫉妒。


連生了兩個女兒的母親,最後還是敵不過奶奶的要求,拼個兒子。結果依然是個女生。但小妹雖不是小弟,卻上上下下得到寵愛,包括她的兩個小姊姊都捧她在手心。但也許是三個孩子在母親與父親的兩人世界來得太早,七年的婚姻生活,終究一點一滴被現實削減了愛情的部份。父親外面有人的傳聞,連奶奶都心裡有數。


母親找了父親談,願意退出但想帶走三個孩子。父親不願意孩子被帶走,兩人的談判最終沒有結論。也許是老天看不慣這樣俗套的劇情,於是決定狗血一回。就在那次深夜談判幾天之後,父親被一個通緝在逃的嫌疑犯,亂刀砍死在離家不到200公尺的馬路邊上。一個男人的身體再怎麼強壯,也抵不過那81刀的喪心病狂。


事發傍晚,一個七歲的小女孩在家門口等上好幾個小時,親眼見到自己的母親哭著爬回家門。而她稍早才穿著純白衣裳在學校的話劇表演中當了一回天使。沒想到,這麼快就折翼了。


母親的故事不管從哪個階段切入,每每談起,我都只有一個想法:我不想變成她。

但是,我愛她。


因為父親走的急迫倉促,所以連帶拋下的一片狼藉也只能靠母親與親人們去收拾。她從此需要為生活賣命工作,連病都捨不得生,因為沒有資格。

算命的說母親名字取得不好,剋夫。如果生了兒子,只會不孝,而且成天惹事生非。幸好給了她三個女兒,可以苦盡甘來,走老年運氣。

我聽的時候「切」了一聲,還翻了白眼。

 

家裡的人早就習慣我不敬鬼神的樣子,母親從小對我的教育也默許了這份傲骨。但也許更過分的囂張,是因為來自父親的桀驁不遜。就算命運註定要給我81刀,我也不怕。

 

母親的考卷上沒有A或B,她很早就為自己決定了另外一個答案。所謂慌張,也許就是措手不及的意外。意外導致她只能做唯一的選擇,讓她去執行。在所有不利的環境因素之下,堅持執行且不埋怨。因此,老天收回那一頁狗血劇情,讓她費心拉拔長大的三個女兒改寫原本可能殘破不堪的命運。

台灣人在北京。從事化妝造型工作超過10年,同時是一名Blogger。分享日常穿搭,並與小品散文結合。聊時尚與生活,聊心情與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