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用新戀情解決舊戀情的問題

 文/鄭梓靈  

 

新戀情總是舊創傷的靈丹妙藥。人若是無法放下舊情的傷害,應該積極進取去結識另一個異性,這點我很認同。但若戀情未結束,只是出了問題,開展一段新戀情只是幫倒忙而已。

 

人常常高估了自己處理感情關係的能力,才會出現令人頭痛的多角關係,既開始了新的,又斷不了舊的,結果三人陷入苦戀中。

 

好像最近有個女孩說她住院了,男朋友也不來看她。同時有另一個男性友人來探望她,表現出令她感動的在乎和關心。但是她知道自己不愛他,只愛男朋友。應該跟自己不愛卻對自己很好的人一起嗎?我覺得這是太快跳到結論,而忽略了最重要的問題。

 

最重要的問題是,她愛的是誰?她說她還愛現在的男朋友,只是對他失望,那她願意嘗試瞭解他不來探病的原因嗎?願意和他協調,讓這段感情越走越順嗎?還是他已經沒得救,只有她自己執著?

 

先處理好現在的關係,對另一個男孩才公平,無須急著做抉擇,如果這個男孩真在乎你,自然受得起考驗,不會這麼快退縮的。

 

(人常常高估了自己處理感情關係的能力,才會出現令人頭痛的多角關係,既開始了新的,又斷不了舊的。)

 

 

愛情的最佳角度

 

在咖啡店重遇一位舊同學,當年那文質彬彬的男生,外表和談吐如今仍然差不多,只是眼底的羞赧添一抹風霜。

 

因為各自有伴,就沒多談了。同行男伴問我:「剛才那是誰?」「舊同學。」「很熟的?沒聽你說過。」「不熟。」只是不知為何,我記得他。

 

當年我是個非常容易喜歡人的女生,但不知怎的,我就是沒想過喜歡他。但他明明又完全符合我對男生的要求:秀氣的外形、文靜、帶一點氣質。那些年偶然我和他在放學的路上碰到,會一起走回家。他對女孩子說話很溫柔,一起走並不難過,但每次分手,又不期然鬆一口氣。我不討厭他,他也沒有避著我,但那化學作用就是不在。

 

「我懂了,那是因為他跟我住在同一棟樓,太近的緣故。」我忽然想到了。因為太近,就沒什麼幻想了,而少年時代的戀愛,幾乎全因幻想而起。愛上一個人的一瞬,必定是找到最好的角度,看到他美好的一面,從而生起仰慕之情。

 

一個人再好,就是無法愛上,也許是距離不對、角度不對、焦點不對、然後等你苦苦找到那個最好的角度時,又變成時機不對了。

 

(因為太近,就沒什麼幻想了,而少年時代的戀愛,幾乎全因幻想而起。)

 

 

本文出自《平凡,是最難的相愛》立京文化出版

 



【看更多請到博客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