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淘心話

牙痛與愛情

 站在診所前猶豫了一下,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推門進去。

 

    終於到了處理那顆爛牙的時候了。

 

    那顆臼齒已經痛了兩個禮拜,本來只是牙床隱隱作痛,影響進食咀嚼,吃東西碰到時會一陣酸痛,似乎沒什麼大不了,鴕鳥心態地吃顆止痛藥就算了。

 

    漸漸地,止痛藥失去效用——重點是發作的時間太難捉摸,有時強烈劇痛侵蝕睡夢,讓她夜不成眠;或者端坐在電腦前辦公時,感覺到那疼痛沿著牙床爬上顴骨、太陽穴,一跳一跳地抽動。

 

    從沒想過,一顆爛牙會讓人痛進骨子裡。

 

    即使失去了痛快喝珍奶的權利,即使痛到徹夜難眠,她還是逃避着不去看牙醫。

 

    比起接受治療,也許她更害怕的是確定這顆牙確診為絕症,不拔,將帶來更大傷害。失去一顆牙沒什麼大不了,但是確定一顆牙已經爛到不值得留下才叫她害怕。

 

    在連續兩天痛到心神不寧、無法專心工作,牙痛嚴重影響日常生活後,她終於下定決心處理它。

 

    戴著口罩的醫生拿著金屬儀器敲敲那顆爛牙,每敲一下,痛楚便隨著珐瑯質的震動鑽進身上每處毛孔。

 

    「神經都蛀爛了,還得抽神經。」醫生宣佈。

 

    果然,不出她所料。

陳默安,喜歡聽故事,認為只要真心訴說,都是動人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