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ank you for trying AMP!

We have no ad to show to you!

牙痛與愛情

Share

站在診所前猶豫了一下,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推門進去。

Advertisement

終於到了處理那顆爛牙的時候了。

那顆臼齒已經痛了兩個禮拜,本來只是牙床隱隱作痛,影響進食咀嚼,吃東西碰到時會一陣酸痛,似乎沒什麼大不了,鴕鳥心態地吃顆止痛藥就算了。

漸漸地,止痛藥失去效用——重點是發作的時間太難捉摸,有時強烈劇痛侵蝕睡夢,讓她夜不成眠;或者端坐在電腦前辦公時,感覺到那疼痛沿著牙床爬上顴骨、太陽穴,一跳一跳地抽動。

從沒想過,一顆爛牙會讓人痛進骨子裡。

即使失去了痛快喝珍奶的權利,即使痛到徹夜難眠,她還是逃避着不去看牙醫。

比起接受治療,也許她更害怕的是確定這顆牙確診為絕症,不拔,將帶來更大傷害。失去一顆牙沒什麼大不了,但是確定一顆牙已經爛到不值得留下才叫她害怕。

在連續兩天痛到心神不寧、無法專心工作,牙痛嚴重影響日常生活後,她終於下定決心處理它。

戴著口罩的醫生拿著金屬儀器敲敲那顆爛牙,每敲一下,痛楚便隨著珐瑯質的震動鑽進身上每處毛孔。

「神經都蛀爛了,還得抽神經。」醫生宣佈。

果然,不出她所料。

實際上,在看診前她緊張兮兮搜尋「抽神經」、「根管治療」關鍵字,網友們的經驗分享不由得令她頭皮發麻。她甚至還向朋友們做問卷調查,抽神經到底痛不痛?

這一問才發現,抽過神經的人還真不少,但是每個人的感受大相逕庭,有的說痛到想打醫生,有的淡定聳肩說還好啊。

如待宰的羔羊,她躺在診療椅上張大嘴巴,回想着朋友皺着眉說「超痛,痛到很想撞牆自殺」的表情,一針麻藥打在牙床上,她冒汗手心驟然握緊,好痛好痛,還忍不住失聲叫了出來。

麻藥生效,她感覺有個東西從牙床上被連根拔起,醫生在那空洞上又掏又挖,一邊嘀咕,「怎麼拖這麼久才來呢」。

她緊皺眉頭,面目猙獰,慷慨赴義地等待下一波更難熬的疼痛來臨,卻聽見醫生說,「好啦,沒事了。」

走出診所,她有點恍惚,忍不住用舌頭碰碰牙床上的凹洞,半小時前那顆爛牙盤踞的地方。現在空蕩蕩的,不痛了,海闊天空。

「妳真能忍啊,兩個禮拜。」朋友說。

突然她覺得牙痛跟愛情有點像,忍著痛,以為撐過就算了,殊不知深層神經早已悄悄腐爛,而她曾幻想過無數種拔牙時的疼痛,沒想到五分鐘就結束了。

海闊天空後她才發現,為了逃避五分鐘的疼痛,放任那顆爛牙作亂兩週很不明智,就像每個人總在分手後,驚覺過去自己竟為了個爛人,生不如死了好久好久。到最後最慶幸的,就是終於將他從生命中連根拔除。 

陳默安粉絲專頁

Advertisement
陳默安
Advertisement

This website uses cookies.

Read More